<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后李光耀時代 新加坡遭遇經濟急剎車

                2019年12月3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新年賀詞中表示,“世界經濟增速放緩影響了新加坡”,雖然2019年成功避免了經濟衰退,但增長步伐“卻沒有我們希望的那么強勁”。

                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烏節路 (Orchard Road)是新加坡最受歡迎的街區之一,亦是購物達人與精明游客心目中的世界級購物勝地, 如今街上那熙來攘往的熱鬧氣氛依舊濃烈,但有些熟悉的面孔已經消失不見。

                例如位于先得坊的最老牌商店美羅百貨,那個6層樓高的旗艦店已于2019年正式關閉。“仿佛失去了昔日榮耀。”一名新加坡網民在社交軟件上感慨,“以前每逢圣誕,那地方就打扮得像童話故事般,讓我不禁懷念美好的八九十年代。”

                這只是新加坡各行業入冬時的冰山一角。去年頭9個月開業的680家餐館中,有492家餐館倒閉;過去五年里,新加坡本地已經關掉了680家旅行社;作為新加坡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電子類產品繼去年10月份同比下滑16.4%之后,11月又同比下降23.3%。

                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小漁村到日后的“亞洲四小龍”,新加坡已經深深打上了國父李光耀的烙印;進入如今的“后李光耀時代”,卻宛如回到了建國時期的內憂外患。

                2019年12月3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新年賀詞中表示,“世界經濟增速放緩影響了新加坡”,雖然2019年成功避免了經濟衰退,但增長步伐“卻沒有我們希望的那么強勁”—數據顯示,在過去一年中,新加坡GDP同比僅增長了0.7%,是近10年最為慘淡的表現。新加坡華僑銀行研究與戰略主管Selena Ling 表示,盡管新加坡制造業動能低迷,但服務和建筑業仍將是2020年的亮點。

                芯片寒冬

                能被稱為經濟晴雨表的國家,其經濟增長也必然深受周期性和國際貿易形勢的影響。

                長期以來,芯片生產一直是新加坡經濟的核心推動力。2018年,芯片產業占到新加坡制造業產出的三分之一,但這也意味著新加坡對整個國際市場穩定性的依賴程度極大。摩根大通分析師HarlanSur指出,2019年芯片股飽受貿易摩擦摧殘,需求下滑,半導體業績疲弱,他估計2019年半導體產業整體營收(不包含電腦記憶體)將下滑6%―8%。

                在此背景下,新加坡非石油產品國內出口已是連續9個月下挫,而行業遇冷最先在勞動力市場上體現出來。

                新加坡人力部發布的勞動市場2019年第三季度裁員報告顯示,新加坡失業率已經上升至2.3%,創下2009年第四季度以來的最高水平。其被裁員工多來自于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前者占到總裁員人數的23%,后者則為21%,其中,制造業被裁員工多來自電子、計算機和光學產品制造業。

                “我們已經發現這次低迷與以往不同。”新加坡半導體工業協會(SSIA)執行董事Ang Wee Seng在去年下半年談及市場行情時表示,他正在為“最差的狀況做好準備”。

                總部位于新加坡的芯片測試和組裝公司聯合科技執行長John Nelson指出,他已經在新加坡啟動“整合進程”,可能導致2019年底前裁員10%―20%,“我們正在采取適當的行動,確保我們在新加坡的業務能有未來。”蘋果供應商奧地利微電子(AMS)也是去年在新加坡實施裁員的公司之一,裁減人多達600人。

                科技公司Aldon Technologies Services Group的董事長Allen Ang指出,由于新加坡的產出大部分用于出口,所以形勢比韓國等本土電子產品需求較高的其他芯片制造業重鎮更為嚴峻,據其估計,新加坡制造商目前的產能利用率平均要比2018年同期水平低出10%―15%。

                以芯片產業為導火索,新加坡在去年三季度險些跌入技術性衰退的泥沼之中。從全年來看,新加坡制造業下滑1.5%,服務業產值增幅則從2.9%降至1.1%,好在基建有所好轉,上升2.5%。隨著經濟下行,2019年10月14日,新加坡開啟2016年以來首次降息;2020年新加坡大選將近,星展銀行指出,在2月18日發表的財政預算上,政府勢必會提供更慷慨的財政支持。

                李顯龍的焦慮

                李顯龍自2004年任總理以來,總難免被外界拿他與父親作為比較。

                近年來新加坡在國際事務上的爭議,被輿論認為是李顯龍處理國際強權的平衡能力不如其父親,而2017年的李光耀故居事件,又折射出這個新加坡第一家庭的內部權力紛爭。

                彼時,李顯龍的胞弟李顯揚、胞妹李瑋玲聲稱父親李光耀在遺囑中要求讓后人拆除,但長兄卻拒不執行,兩人指責身居總理職位的李顯龍濫用權力,違背了李光耀的生前意愿,并質疑他利用父親光環以增添自身政治資本。

                但不可否認的是,李光耀情結確實是新加坡政治中的關鍵因素。回顧2011年的大選,人民行動黨曾遭遇史上最大挫折,僅獲得60.1%;但在2015年的選舉中,人民行動黨卻扳回一程,拿下了69.86%的選票—路透社分析指出,李光耀在2015年3月辭世,而該年8月新加坡又迎來了建國50周年慶典,因此人民行動黨有意利用民眾沸騰的愛國情緒以及對李光耀的敬仰博得更多選票。

                當前,李顯龍執政時間還不到父親的一半,但權力交接已不如以往平順。去年李顯揚曾公開抨擊政府稱:“如今的人民行動黨不再是我父親的人民行動黨,它已經迷失了方向。”前國會議員陳清木則因對執政黨不滿,成立了“新加坡前進黨”,得到了李顯揚的力挺。

                由于新加坡特殊的政治體制,人民行動黨的地位仍是難以動搖,但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和國內反對聲音的出現,頭頂李光耀接班人光環的李顯龍難免焦慮,也為今年的大選賦予了更深遠的意義—在去年11月的演講上,李顯龍稱將打一場“硬仗”,這攸關新加坡的未來。他表示,國人的團結是新加坡外交政策的第一道防線,他國也將密切關注這場選舉,看人民行動黨能否贏得強有力的委托。

                早在2011年,李光耀就在《新加坡賴以生存的硬道理》中提到,富裕中長大的年輕人可能習慣了目前的環境,很容易忽視新加坡存在的各種風險—隨著全球地緣政治風險的加劇,李顯龍在2019年以來便多次在各個場合強調了外交政策的獨立。

                展望未來,除了貿易領域,隨著科技革命浪潮與全球金融暗戰的愈演愈烈,曾創造經濟增長奇跡的新加坡面臨的挑戰只會更加嚴峻。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