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時代銀行觀察 | 貴陽銀行AB面:ROE連年居首,疫情下不良壓力陡增

                郭少圳
                2020-05-07 17:27:30
                受疫情影響,今年一季度末,貴陽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62%,較2019年末上升0.17個百分點,增幅居36家A股上市銀行之首。同時,其關注貸款率、逾期貸款率、不良貸款偏離度等不良貸款先行指標均出現增長,未來不良壓力依然較大,資產質量繼續承壓。

                時代商學院 郭少圳

                【事件概述】

                作為中西部地區首家A股上市城商行,貴陽銀行(601997.SH)立足貴州、與當地經濟共生共榮,盈利能力一直較為突出,其業績表現也頗受市場關注。

                4月28日,貴陽銀行同時發布2019年年度報告以及2020年一季度報告。2019年、2020年一季度,貴陽銀行營業收入分別同比增長16%、17.44%,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稱“歸母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12.91%、15.49%,疫情下業績延續高增長。截至2019年末,該行歸屬于母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下稱“ROE”)為17.41%,連續4年位居A股上市銀行之首,盈利能力較為突出。

                不過,2019年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比僅為6.6%,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位列倒數第2,中間業務發展滯后于同行。

                受疫情影響,今年一季度末,貴陽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62%,較2019年末上升0.17個百分點,增幅居36家A股上市銀行之首。同時,其關注貸款率、逾期貸款率、不良貸款偏離度等不良貸款先行指標均出現增長,未來不良壓力依然較大,資產質量繼續承壓。

                4月28日,時代商學院就上述相關問題向貴陽銀行發函詢問,但截至本報告發布,未收到對方回復。

                【分析解讀】

                一、ROE連續四年居首,盈利能力突出


                從規模看,貴陽銀行業務規模在A股13家上市城商行中處于中下游水平。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末,該行資產總額為5649.31億元,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位列第9位,同比增長7.27%;貸款總額 2125.13 億元,存款總額 3324.41 億元,均位列A股上市城商行第8位,分別較2019年末增長3.91%、下降 0.24%。

                從經營業績看,疫情下該行延續高增長。2019年、2020年一季度,貴陽銀行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46.68億元、41.48 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6%、17.44%;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58億元、15.06 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2.91%、15.49%,營收與利潤均實現兩位數增長,且一季度歸母凈利潤增速在A股36家上市銀行中位列第3位,僅次于杭州銀行(600926.SH)和寧波銀行(002142.SZ)。



                作為衡量商業銀行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標,貴陽銀行ROE表現亮眼。2019年,其ROE為17.41%,自2016年上市以來連續第4年位列A股上市銀行首位,盈利能力較為突出。


                高ROE背后的驅動因素主要有哪些?

                依照杜邦分析法,ROE由總資產收益率(ROA,凈利潤/總資產)與權益乘數(總資產/凈資產)決定。

                同花順iFinD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貴陽銀行ROA為1.128%,位列A股上市銀行第3位,僅次于招商銀行(600036.SH)與寧波銀行;權益乘數為14.4倍,位列第9位,但較均值高出不到一倍。因此,貴陽銀行高ROE主要由ROA驅動。



                ROA則受凈利息收益率(即凈息差,利息凈收入/平均生息資產)、生息資產收益率、計息負債成本率、成本收入比(業務及管理費/營業收入)、中間業務盈利能力(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比)、撥備、所得稅費用等因素影響。

                綜合來看,貴陽銀行在生息資產收益率、凈息差、成本收入比等指標上表現較好,三者是高ROA的主要貢獻者。

                具體而言,2019年該行生息資產收益率為5.03%,在32家A股上市銀行中高居第4位(剔除4家未公布相關數據的上市銀行),在13家A股上市城商行中高居第2位,其中,發放貸款及墊款平均收益率高達5.84%;同時,凈息差為2.4%,位列A股城商行第3位,兩大指標均體現出生息資產較強的盈利能力,這與該行貸款客戶以中小企業為主、貸款利率較高有較大關系,也體現出該行存貸款業務盈利能力較強。

                此外,2019年貴陽銀行成本收入比為26.3%,位列A股上市銀行第9位(從低到高排列),較均值(29.34%)低了3.04個百分點,體現出較強的成本管控能力。



                綜合來看,居于行業前列的生息資產、存貸款業務盈利能力,以及較強的成本(業務及管理費)管控能力,是驅動貴陽銀行ROE持續領先同行的重要因素。

                二、中間業務占比僅6.6%,收入結構待優化

                存貸款業務是商業銀行傳統而古老的業務,中間業務則體現商業銀行綜合化經營及創新能力,貴陽銀行中間業務發展現狀如何?

                以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比這一指標來看,2019年貴陽銀行該項收入為9.68 億元,同比減少20.59%,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僅為6.6%,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位列倒數第2,較位居榜首的寧波銀行(22.19%)低15.59個百分點,較A股城商行均值(11.2%)低4.6個百分點,也遠低于A股國有大行、股份行均值。

                從縱向來看,2016-2019年,貴陽銀行該比重持續下滑,分別為13.98%、11.33%、9.64%、6.6%,較同期A股城商行均值分別低1.18、3.41、2.79、4.6個百分點,差距呈擴大態勢。



                而近五年來貴陽銀行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在85%左右,其中發放貸款及墊款收入占利息收入的比重在50%左右,可以看出,作為區域性銀行,貴陽銀行目前依然高度依賴傳統存貸款業務,中間業務發展不僅遠遠落后于國有大行、股份行,也滯后于其他城商行。

                中間業務通常指的是不構成商業銀行表內資產、表內負債,形成銀行非利息收入的業務。相較存貸款業務,中間業務占用資本少、風險低、靈活性高且創新性強, 在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利率市場化、直接融資比例提升、金融科技崛起等背景下,商業銀行亟須提升產品創新能力、改善盈利結構、增強抗風險能力,加強中間業務發展也勢在必行。因此,從長遠看,貴陽銀行盈利結構面臨較大轉型壓力,發展中間業務依然任重道遠。

                不過,盡管中間業務占比依然較低,但該行理財業務凈值化轉型近年取得較大成效。截至2019年底,該行理財存續規模772.89億元,同比增長2.78%;存續理財產品全部為非保本理財產品,其中凈值型理財產品存續規模為625.53億元,較年初增長13.44%,凈值型產品占理財產品的比重為80.93%。

                三、疫情下不良壓力陡增,但撥備充足

                新冠肺炎疫情對實體經濟造成了直接沖擊,為實體經濟“輸血”的商業銀行也受波及。

                2020年一季度末,貴陽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62%,位列A股上市城商行第3位(從高到低排列),較A股城商行均值(1.38%)高出0.24個百分點;不良率較2019年末增加0.17個百分點,增幅居A股36家上市銀行之首。而在一季度末,A股36家上市銀行中,分別有10家、12家、14家上市銀行不良率較2019年末出現增長、持平、下降。可見,相較同行,一季度貴陽銀行不良率上升較快,資產質量不樂觀。

                從縱向來看,2017年以來貴陽銀行不良率一直處于攀升態勢,除2018年外,其余報告期均高于A股上市城商行均值,今年一季度末兩者差距拉大到0.24個百分點。



                這與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影響不無關系。貴陽銀行董事長張正海在2019年度業績說明會上解釋稱,該行客戶大多數為中小微企業,也是此次受疫情影響最大的群體,其抵御風險能力較弱,在經濟下行壓力和疫情的雙重影響下,一季度不良貸款有所增加。

                從貸款行業分布來看,2019年該行貸款投向的前十大行業中,不良率最高的三大行業為住宿和餐飲業(不良率為24.39%)、批發和零售業(不良率為3.56%)、制造業(不良率為2%)。而這三大行業也是受本次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后續不良繼續暴露的概率較大。

                同時,該行關注貸款率、逾期貸款率、不良貸款偏離度(逾期90天以上貸款/不良貸款余額)等不良先行指標均出現攀升,同樣預示著該行后續不良貸款壓力依然較大,資產質量繼續承壓。

                具體而言,一季度末該行關注類貸款占貸款總額的比重為2.89%,較2019年底(2.76%)增加0.13個百分點。作為由正常類貸款進入不良貸款的“防線”,關注類貸款比重的攀升意味著未來該行將可能有更多貸款向下遷徙為不良貸款。

                逾期貸款方面,2019年末該行逾期貸款率為4.42%,同比上升1.49個百分點;不良貸款偏離度為105.57%,同比上升超20個百分點,成為同期A股上市銀行中唯一一家不良偏離度超過100%的商業銀行,顯示該行不良貸款認定標準趨于寬松,后續不良壓力較大。



                不過,從撥備覆蓋率來看,該行撥備較為充足,抵御風險能力較強。2019年末、2020年一季度末,該行撥備覆蓋率分別為291.86%、278.52%,均高于國內城商行均值(2019年末為153.96%)。

                【嚴正聲明】本文(報告)基于已公開的資料信息撰寫,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未經時代商學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及其他平臺不得引用、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內容。獲得授權轉載,仍須注明出處。(聯系郵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