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激進擴張失敗 貴人鳥退市預警

                張夢琳
                2020-05-12 03:46:51
                時代周報記者從貴人鳥近兩年財報中了解到,在2018年和2019年,貴人鳥分別實現營收28.12億元、15.81億元;但歸母凈利潤在2018年首次出現虧損,為-6.46億元,2019年虧損幅度再次加大,超過10億元。

                貴人鳥(603555.SH)似乎飛不動了。

                因觸及退市風險警示紅線,貴人鳥在披露2019年年報后被實施退市風險警告。5月6日,貴人鳥股票簡稱變更為*ST貴人。

                “今天公司已經戴上ST的帽子了。”同日,貴人鳥董秘辦公室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確認。

                根據貴人鳥在4月30日發布的關于股票實施退市風險警示暨臨時停牌公告顯示,貴人鳥之所以被列入退市風險警示“黑名單”,原因是其在2018 年和2019年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均為負值。

                時代周報記者從貴人鳥近兩年財報中了解到,在2018年和2019年,貴人鳥分別實現營收28.12億元、15.81億元;但歸母凈利潤在2018年首次出現虧損,為-6.46億元,2019年虧損幅度再次加大,超過10億元。

                6年前,貴人鳥頭頂“A股運動品牌第一股”光環登上資本市場,數年來打著多元化旗號頻繁并購體育相關企業,試圖打造體育產業王國。

                但事與愿違,貴人鳥沒有因此踏上新臺階,反而惹上一身債。債務違約、股權凍結等問題接踵而至,一度超過400億元的市值短短數年縮水至16億元。

                如果2020年仍然持續虧損,貴人鳥將面臨退市風險。

                “2020年度,公司將繼續聚焦主業的發展,提升公司在傳統運動鞋服行業方面的運營能力,增收降本,妥善解決債務問題,爭取扭虧為盈,早日撤銷退市風險警示。”貴人鳥在上述公告中表示。

                但對于已經負重前行的貴人鳥而言,想要通過主業在早已紅海一片的運動市場分碗羹,不是件容易事。

                多元化戰略“埋雷”

                貴人鳥曾一度被認為是國內運動品牌的標桿。

                這歸功于貴人鳥創始人林天福。2002年前后,在創建貴人鳥品牌初期,林天福就突破以往營銷模式,請來大牌明星來代言壓陣,其中包括亞洲天王劉德華。貴人鳥得以名聲大噪。

                嘗到甜頭后,2007年,林天福將賭注放在了當時還沒有火爆的《快樂男聲》,節目推出后在國內掀起熱潮。

                順風使帆,2014年,貴人鳥登陸A股,市值一度超過400億元,林天福個人身家也達到了190億元。

                此后,貴人鳥偏離主業“賽道”。

                “未來,貴人鳥將全面推進全產業布局+多品牌經營的策略,積極尋找盈利模式清晰的并購標的進行資源整合。”林天福曾于2016年表示。

                基于戰略布局要求,貴人鳥資本活動不斷。

                據公開資料介紹,貴人鳥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收購多達十余次,入股虎撲體育、拿下美國籃球裝備品牌在華度假商標運營權、收購體育用品零售商杰之行、收購名鞋庫等,行業橫跨互聯網+體育、體育經紀、賽事主辦、體育保險、體育游戲、體育健身。

                而貴人鳥收購的標的多以全資控股模式,多數收購金額在億元以上。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貴人鳥用于收購的出資金額共25億元左右,是其2010年至2016年凈利潤相加總值。

                投資得到的回報并沒有達到貴人鳥預期。在瘋狂收購的2016年和2017年,收購公司的年報業績多以尚未開展具體業務,無具體資產,不存在收入的情況呈現;只有名鞋庫和杰之行年凈利潤不超過五千萬元,但與其收購價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

                這無疑加重了貴人鳥資金壓力。

                根據Wind數據顯示,上市后貴人鳥因激進擴張,每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差距較大。2014年,其現金流約1億元;一年后,現金流陡增至5.99億元;2016年再次下滑至2.36億元;到了2017年,現金流又一次跳躍式上升到6.33億元;此后便一路下滑,在2019年出現負增長,為-5.36億元。

                貴人鳥負債情況也不容樂觀。除了2018年同比下降34.97%至32.23億元外,其余年份負債金額均在上升。2014年—2017年負債金額分別為19.7億元、24.43億元、47.91億元、49.56億元,2019年則為34.27億元。

                為了化解收購大計帶來的資金危機,貴人鳥融資步伐悄然加緊,股權質押借款成了融資重要途徑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1月至2018年6月,貴人鳥曾先后5次將流通股質押予4家信托公司。高達兩萬股質押予平安信托、渤海信托、中原信托、浙金信托。

                5月8日,廣東宋氏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李曉月律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股權質押活動本就會造成投資者投資意向降低,直接導致股價大幅下滑,進而給出質人造成股票平倉風險、控制權轉移風險和期限結構風險等負面影響,頻繁進行股權質押,無疑讓公司不良處境雪上加霜。

                資不抵債

                股權質押帶來的連鎖反應繼續。

                2018年9月,因貸款違約,廈門信托搶先凍結貴人鳥股權。此后,股權凍結消息接踵而至,截至今年4月,貴人鳥累計被凍結資產賬面價值為12.8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資產總額的26.93%,已違約債本金合計約12億元。

                十幾億元的金額對于貴人鳥來說已然是天文數字,通過盈利填補債務難上加難。財報顯示,自2016年開始,貴人鳥凈利潤已經連續下降4年,從2.93億元跌至-10.18億元。

                無奈之下,貴人鳥只能靠變賣資產來回籠資金。

                據公開數據統計,自2018年開始,貴人鳥開始剝離非主業資產,以3億元出售杰之行公司,以1.43億元出售康湃思康湃思體育、康湃思體育咨詢公司37%的股權,隨后又以2.7億元出售虎撲13.66%的股權,并質押了BOY的股權,依然未能解決資金危機。

                還不上債的貴人鳥逃不過股權被司法拍賣的命運。

                2019年12月,十天時間內,貴人鳥集團持有的公司3769.5萬股和3000萬股無限售條件的流通股先后被司法拍賣,但均因無人出價而流拍。

                “一般來說,公司股份被司法拍賣,大比例股份被凍結,不但會對公司的現金流及生產經營活動造成不利影響,還可能導致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變更。”李曉月表示,貴人鳥股權高度集中,進行的股權拍賣也因無人出價而流拍,這也說明市場對貴人鳥目前的投資價值認可度不高。

                回歸主戰場

                激進擴張失利背后,貴人鳥在鞋服主戰場也逐漸失去話語權。

                根據財報顯示,2016年至2019年期間,主品牌貴人鳥業績呈滑坡趨勢,從18.89億元跌至11.1億元;其中在2018年營收同比下滑比例最大,為-39.03%。

                但同樣是運動品牌的安踏和李寧卻在運動賽道上大放異彩。根據安踏、李寧2019年財報顯示,兩者在該年份營收大幅增長。

                “2012年是個分水嶺,在此之前渠道取勝,過了2012年,品牌和電商布局優勢開始顯現,但貴人鳥在當時盲目多元化,這為主業頹靡埋下禍根。”5月8日,接近鞋服行業的李先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與貴人鳥不同的是,安踏選擇了單聚焦、多品牌、全渠道的新方向;李寧則聚焦主品牌,以互聯網+客戶體驗的戰略,逐步提升品牌影響力。

                貴人鳥后知后覺意識到主業重要性,在去年將公司的中長期戰略規劃調整為“回歸主業”,并且出資1.28億元收購部分經銷商的渠道資源。

                “無論貴人鳥如何變化經營模式,能否帶動其在2020年盈利仍是關鍵,但按2019年這樣的報表狀況做基礎,2020年貴人鳥大概率不能盈利而退市。”5月8日,紡織服裝品牌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創始人程偉雄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程偉雄表示,如果貴人鳥現在主品牌能夠擱置債務糾葛,按這樣的體量做好三四五線市場下沉還是可以的,畢竟從貴人鳥網點分布來看,在東北、華北、西南都超過400家以上網點,而在華中、華東、華南、西北網點分布都沒有超出260家。

                2020年,在風雨中搖擺的貴人鳥將迎來光明還是黑暗?仍是未知數。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