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分級基金整改提速 轉型ETF意愿冷淡

                蘇長春
                2020-05-26 04:32:13
                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5月25日,4月份以來已至少有7只分級基金公告擬實施轉型或清盤,其中2只已獲得持有人大會表決通過。

                資管新規落地迄今已滿兩年,按照常規操作,今年年底是存量資產處置過渡期的大限,但受疫情影響,金融機構化解難度驟然加大,市場建議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的呼聲近期亦愈發強烈。

                然而,在公募基金市場,大批分級基金的整改工作仍在密集推進,似有力求在年底前完成之勢。

                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5月25日,4月份以來已至少有7只分級基金公告擬實施轉型或清盤,其中2只已獲得持有人大會表決通過。

                5月22日,華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相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目前公司正在有序推進旗下分級基金的整改工作,但基于法律法規及基金合同的相關約定,在產品轉型前需要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所以現在還處于前期的方案申報階段。”

                悄然掀起整改潮

                5月25日,博時基金旗下博時中證800證券保險指數分級、博時中證銀行指數分級基金雙雙發布公告,稱將以通信方式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審議基金轉型有關事項。

                上述兩只基金擬分別轉型為博時中證全指證券公司指數基金和博時中證銀行指數基金(LOF)。

                除變更基金名稱外,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決議表決通過后,還將申請子份額終止上市,并取消分級運作,同時修改投資范圍、投資限制等條款。

                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包括上述兩只基金在內,截至5月25日,4月以來,已有7只分級基金相繼公告擬轉型或清盤。

                此外,在最新一期公募基金募集申請表上,簡易變更注冊一項,4月以來也有多達21只分級基金申請變更注冊。拉長時間看,年內已有27只分級基金申請變更注冊。

                時代周報記者從證監會官網獲悉,5月15日,分級基金規模排名首位,體量超120億元的招商中證白酒分級基金也已申請變更注冊。

                “據我了解,目前全行業都在對分級基金進行整改,因為距離2020年年底僅剩七個月,留給各家基金公司處置的時間不多了,但大概率還是會在年底前完成,監管也非常關注各家公司的整改情況”。5月22日,深圳一家基金公司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同日,上海一家中小型基金公司產品部負責人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根據監管要求,公司現有分級基金將實行清盤計劃,并已上報監管層。目前已發布持有人大會公告。

                轉型ETF意愿低

                時代周報記者從公募基金行業中了解,就分級基金的整改方式,迷你基金偏好直接清盤終止基金合同,如國投瑞銀瑞澤中證創業成長指數分級、華安滬深300指數分級等。

                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上述兩只分級基金規模僅剩2068.8萬元和和1733.48萬元,均已跌破公募基金5000萬元的清盤線。

                而選擇轉型的分級基金,雖然留有較為可觀的規模,但卻面臨持有人召集、投票困難的困擾。

                “基金持有人中大部分不是在基金公司購買產品的,更多是來自銀行渠道或第三方代銷機構,如果要開持有人大會,有多少客戶能通知到位是個問題,中間的工作非常繁瑣。即便通知到位,如果后續有很多客戶忘記了參加持有人大會,也非常容易造成投票不足。”上述華南地區基金公司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道。

                此外,時代周報記者還梳理發現,存量指數分級基金青睞轉型的產品類型,多為原主題純指數基金或LOF指數基金,而非近兩年開始走紅的ETF產品。

                僅從公募基金募集申請表來看,截至5月9日,今年以來申請變更注冊的26只指數分級基金中,有多達22只選擇變更為原主題指數型LOF基金,占比超八成,且當中無一只基金擬變更ETF。

                對此,有受訪的專業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從基金公司角度,最直接的原因還是ETF產品管理費率太低,現有分級基金管理費率通常為1%,如果轉型為只有0.2%管理費率的ETF基金,那基金公司顯然是不賺錢的。

                Wind數據也顯示,截至5月25日,股票型ETF平均管理費率為0.43%,而同期指數型LOF基金平均管理費率則為0.74%。

                “為保護基金份額持有人的最大利益,我司旗下分級基金會盡量不做過多改造,如指數分級基金偏好于轉型為原指數的基金產品。”上述深圳大型基金公司人士回應記者稱。

                消亡進入倒計時

                回望分級基金從誕生到瘋狂,最終走向消亡的發展歷程,核心都逃不過“杠桿”二字。由于該類產品B類份額自帶杠桿屬性,A類份額收益穩定、且上市溢價可進行套利等因素,2007年問世時便被賦予創新工具的光環。

                2015年股災前的牛市行情,給了分級基金杠桿份額施展助漲效應的機會,該類產品一度受到市場瘋狂追捧,彼時,大批基金公司也迎合市場密集發行。

                然而,好景并不長,隨著股市走熊,分級基金也同樣因杠桿效應,跌幅放大,分級B密集觸發下折,更有不少投資者因不熟悉產品交易規則而損失慘重。

                2015年下半年起,分級基金接連遭遇監管叫停新品審批、投資門檻大幅提高等管限,直至資管新規落地后,終將其打入“死牢”。

                在監管引導和市場拋棄下,分級基金整體數量和規模也快速萎縮。

                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25日,納入統計的342只分級基金合計管理規模為1058.47億元,較最高時曾超過5000億元,已壓降近4000億元。

                “分級基金在牛市中吸引了大量風險不匹配的投資者,以至于在市場波動發生時,不少投資者遭受超預期損失。”5月22日,上海證券基金評價研究中心分析師李穎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在李穎看來,分級基金在推出時就有兩點考慮不充分。

                首先是產品為了達成結構化分級進行本土化改造,而這種改造獲取杠桿的代價,就是隱含了杠桿不穩定、特殊情況杠桿過高、風險不對稱、條款復雜等多重問題。

                其次,未有充分考量中國基礎市場條件和投資者特征,特別是我國大眾投資者對金融產品的認知程度有限,致使風險匹配、銷售適當性安排上存在一定偏差。

                長量基金資深研究員王驊也總結稱,“分級基金的A級并不能給予投資者穩定的預期收益,隨著B級波動,A級的價值也會波動,帶有博弈的性質。另外,B級份額越跌杠桿越大,下折更是帶來巨虧,這種規則設置并不支持長期持有,這是導致分級基金走向消亡的根本原因。”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