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廣州浪奇近6億貨物失蹤 當事倉儲方:只收錢沒放貨

                張夢琳
                2020-09-29 02:02:00
                廣州浪奇與江蘇鴻燊物流有限公司以及江蘇輝豐石化有限公司兩家企業分別簽訂物流倉儲合同,將一批貨物分別儲存在瑞麗倉和輝豐倉的倉庫中,庫存貨值分別為4.53億元、1.19億元,合計5.72億元。然而,本月當公司派人去這兩個倉庫盤點時,上述兩家公司說沒有存過這批貨物,也沒有簽過儲存合同。

                時代周報記者 張夢琳 發自廣州

                9月28日,經歷了一夜“狂風驟雨”的廣州市浪奇實業股份有限公司(000523.SZ,以下簡稱“廣州浪奇”)總部辦公樓顯得平靜如常。

                前一天,廣州浪奇發布公告稱,公司及子公司庫存貨物賬面價值合計為5.72億元的存貨,可能涉及風險。

                近6億元的存貨消失無蹤,頓時引發軒然大波。

                時代周報記者走入廣州浪奇辦公樓,現場工作人員穿梭在各辦公室之間,一切看起來安然無恙。

                現場一位工作人員問明記者來意后表示:“公司運營一切正常,媒體過度猜想。”隨后,拒絕回應記者詢問更多問題,并把記者推搡出門。

                據此前公告顯示,廣州浪奇與江蘇鴻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鴻燊公司”)以及江蘇輝豐石化有限公司(002496.SZ,以下簡稱“輝豐公司”)兩家企業分別簽訂物流倉儲合同,將一批貨物分別儲存在瑞麗倉和輝豐倉的倉庫中,庫存貨值分別為4.53億元、1.19億元,合計5.72億元。然而,本月當公司派人去這兩個倉庫盤點時,上述兩家公司說沒有存過這批貨物,也沒有簽過儲存合同。

                9月27日,時代周報記者分別聯系了鴻燊公司和輝豐公司,鴻燊公司總負責人黃勇軍稱自始至終都未見到貨;輝豐公司項目負責人則表示,并不清楚公司與廣州浪奇合作事項。

                當日,時代周報記者也致電廣州浪奇相關負責人,對方掛斷了電話。截至發稿,未獲得回應。

                一場“羅生門”大戲就此上演,存貨莫名失蹤事件持續發酵。

                9月28日,深交所向廣州浪奇發來關注函,詢問后者本次存貨風險事項對公司生產經營及財務成果的影響。

                當天,廣州浪奇開盤一字跌停,報收5.13元/股,跌幅達10%。

                9月28日晚間,輝豐公司相關上市公司主體*ST輝豐發布公告稱,近日經公司初步核實:9月11日,輝豐公司并未與廣州浪奇簽訂過倉儲合同,廣州浪奇也沒有貨物儲存于輝豐公司庫區,且經過比對,上述盤點表上的“江蘇輝豐石化有限公司的印章”與輝豐公司的印章明顯不一致,系偽造。

                廣州浪奇存貨失蹤事項不會對公司目前的生產經營造成重大影響。鑒于上述事件存在利用輝豐公司名義造或者變相造輝豐公司的相關印章,簽訂倉儲合同和簽發其他相關文件的行為,為維護輝豐公司的合法權益,輝豐公司正著手向公安機關報案,請求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貨物神秘消失

                廣州浪奇在上述公告中表示,合作期間,公司相關人員多次前往瑞麗倉、輝豐倉,但均無法正常開展貨物盤點及抽樣檢測工作。

                對此,廣州浪奇在今年9月7日分別向鴻燊公司、輝豐公司發函,主動要求配合公司進行貨物盤點及抽樣檢測工作。

                9月16日,廣州浪奇收到輝豐公司發來的《回復函》。

                輝豐公司表示,其從未與廣州浪奇簽署過《倉儲合同》,也沒有將貨物存儲在輝豐公司,因此輝豐公司沒有配合盤點的義務,并且從未向公司出具過《2020年6月輝豐盤點表》,也未加蓋過輝豐公司印章,該盤點表上的印章與輝豐公司印章不一致。

                “確實簽有合同,在合同上白紙黑字寫了產品是會放在倉庫,但我從來沒見過貨,沒有必要回應。”9月27日晚,鴻燊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三方各執一詞,貨物就此無蹤。

                鴻燊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在與廣州浪奇合作前,該公司資金匱乏、潦倒不堪,隨時面臨倒閉的風險。

                天眼查顯示,鴻燊公司主營貨物倉儲及貨運,自身風險達到了39條,其公司法定代表人黃勇軍在2017年9月至今年3月中旬,先后5次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費人員,風險等級屬于較高等級。

                另一當事方,以石化產品批發經營為主的輝豐公司同樣經營情況堪憂。

                公開資料顯示,*ST輝豐在2016年年報、2017年一季報、2017年半年報、2017年三季報虛增營業收入和營業成本;并且在2018年、2019年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

                當事方講述合作經歷

                9月27日,時代周報記者與鴻燊公司法定代表人黃勇軍取得了聯系。

                “當時和廣州浪奇合作就是為了錢,他們公司開出的條件很誘人。”黃勇軍向時代周報記者講述了雙方合作的經歷。

                去年9月,廣州浪奇的工作人員找到黃勇軍,稱他們公司有很大運輸量,希望能夠合作,當時黃勇軍急需盤活自己公司,沒多想就立刻答應。

                讓黃勇軍可喜的是,廣州浪奇分配一家倉庫讓他看守,而這家倉庫正是瑞麗倉。“我就在想,倉庫都讓我管理了,里面的貨物一定是我們公司運輸,跑不掉的。”黃勇軍坦言,自己隨即就簽下了相關合同。

                正式接手后,黃勇軍發現事情不對勁。

                他坦言,簽的合同是有貨進倉,但從來沒見過貨物的影子,公司也從來沒有運輸過貨。

                隨后,黃勇軍詢問廣州浪奇相關負責人原由,負責人表示,“你只需要在數據倉庫完善以后,在上面簽字、蓋章就可以了。”

                盡管黃勇軍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未追究過多。

                “畢竟是拿人家的錢,就要聽人家指揮,我也不好說什么。”黃勇軍列出幾次收取的資金費用,去年底,廣州浪奇支付其40多萬元,今年上半年又支付了20多萬元費用。

                讓黃勇軍難以理解的是,廣州浪奇上下級部門之間對于倉庫真實情況了解出現偏差。

                “他們公司領導幾次來視察,我講沒有貨物不好交差,而對接我們公司的負責人則說,你就按照我們說的去做,貨早晚會來。”他表示,直到現在,瑞麗倉仍是空蕩蕩的。

                按照黃勇軍的說法,當他準備再詢問情況的時候,危機就降臨了。

                廣州浪奇在公告稱,公司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關證據,之后將盡快采取包括訴訟、向公安機關報案在內的司法措施,維護自身權益。

                “以前我沒意識到事情會往這個方向發展,很多資料都已刪除,但好在我們有一個十幾人的工作微信群,我爭取找到些關鍵信息。”黃勇軍表示,鴻燊公司也在著手準備材料證據。

                浪奇業績堪憂

                網友調侃,廣州浪奇踏上了獐子島“扇貝跑了”戲碼的舊路。

                “價值數億元的浪奇日化用品是物理存在很大的實體,不會不翼而飛或被人為盜走。”9月28日,一位上市公司分析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目前媒體披露的信息來看,廣州浪奇租用倉庫的所有人也不具備強烈的造假動機,反而是處于紅海競爭的廣州浪奇作為上市公司更有動機以此來虛構存貨粉飾報表,挽救節節下滑的業績。

                同日,國浩律所律師李巧也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存在廣州浪奇和倉庫方一起串通造假的可能。

                1959年成立的廣州浪奇已經“年過六旬”,是國內最老的洗滌用品生產企業之一。

                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廣州浪奇實現營業收入38.88億元,同比下降38.56%,其歸母凈利潤虧損1.15億元。

                對于業績虧損,廣州浪奇將其原因歸結于受疫情影響。

                2010―2019年,廣州浪奇總收入一路攀升,2017年后,其年收入更是以百億元計算。


                但其歸母凈利潤略顯“低調”,2017―2019年,廣州浪奇年歸母凈利潤從未超過7000萬元。而在今年沖刺IPO的藍月亮,僅2019年的利潤就已達到約9.5億元人民幣。

                除了業績堪憂,負債高企也在困擾著廣州浪奇。

                9月24日晚,廣州浪奇公告稱,因資金狀況緊張公司出現部分債務逾期情況,目前逾期債務超3.9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20.74%。

                截至最新報告期,廣州浪奇的總負債為68.74億元,凈資產17.68億元,資產負債率達79.54%。

                9月28日,一位日化洗護行業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目前在行業內,浪奇已經被邊緣化,業內關注度不高。

                “立白、藍月亮都是浪奇的強勁對手,但是廣州浪奇產品差異化不足,基本很難再創高峰。”上述上市公司分析師表示。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