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直播薦股釣魚“殺豬盤”乍起 監管重拳在路上

                陶書寧
                2020-09-29 03:51:17
                在合謀上演一出出“殺豬盤”大戲的過程中,“莊家”與“老師”互為狼狽,分工明確。騙局并無高明之處,卻總能輕易博得眾多投資者信任。以“信任”為鐮刀,別有用心者獲利頗豐,普通投資者損失慘重。

                時代周報記者  陶書寧  發自上海

                打開手機交易軟件,看著冠城大通(600067.SH)的股價走勢,有著7年股齡的黃明濤意識到,自己被人當“豬”殺了。

                “原來,我才是最蠢的。”9月25日,在直播間“老師”誘導下,黃明濤全倉買入冠城大通,短短4小時內虧損20%,一時間無法釋懷。與其同時段買入的投資者,有的甚至浮虧超過8萬元。

                黃明濤的遭遇,并非孤例。今年以來,通過網絡直播薦股忽悠中小散戶高位接盤的騙局明顯增加,直播的方式更直觀、更具誘導性,容易讓人于短時間內在缺乏思考的情況下買入,淪為接盤俠。而部分投資者將此類騙局稱作“殺豬盤”。

                時代周報記者調查發現,在合謀上演一出出“殺豬盤”大戲的過程中,“莊家”與“老師”互為狼狽,分工明確。騙局并無高明之處,卻總能輕易博得眾多投資者信任。以“信任”為鐮刀,別有用心者獲利頗豐,普通投資者損失慘重。

                監管部門的重拳整治已經“在路上”。9月18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在證監會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證監會已部署派出機構啟動為期三個月的專項整治行動,對相關黑色產業鏈重拳出擊。

                遭遇“殺豬盤”

                9月25日早上9點14分,在名為益股大講堂的網站直播間中,一自稱“張為民”的“老師”公布了其所謂的“致富密碼”—冠城大通。

                “直接掛漲停,直接掛漲停,這個票馬上開啟連扳。”張為民賣力地吆喝著。

                因為數日前在天際股份(002759.SZ)上跟隨獲利的經歷,黃明濤對“張為民老師”深信不疑。沒有過多考慮,9點15分,黃明濤以漲停價每股4.85元的價格全倉買入,9點25分,交易軟件顯示全部成交。

                成交時,黃明濤沉浸在獲勝的幸福之中。稍早前,張為民及其助理通過直播間和微信告知他,“這個股票起步7個漲停”。

                “沒時間考慮,怕晚了就上不了車了。”黃明濤說。

                數據顯示,9點15分,冠城大通剛開始盤前競價,漲停掛單瞬間達到20516手,其股價也被拉升至漲停。隨后,漲停掛單繼續增加,到9點20分,冠城大通保持漲停,漲停掛單高達243301手。

                直播間的情緒隨即被點燃。一眾投資者紛紛表示跟進,甚至有彈幕稱,賣房子、賣老婆也要跟進,其間不乏有彈幕表達著對“張為民老師”的欽佩之情。

                彼時,黃明濤還在為自己的殺伐決斷竊喜。

                9點23分之后,冠城大通漲停封單快速減少,賣單迅速增加,到9點25分,漲停封單僅剩24122手。同花順行情數據顯示,集合競價期間,冠城大通撮合成交32萬手。這意味著,集合競價期間有1.56億元資金掛單賣出。

                然而,黃明濤并不知道這預示著什么。

                與此同時,直播間不時出現“殺豬盤”的質疑聲。從受害者向時代周報記者提供的截屏圖片來看,質疑者很快被噤聲,其彈幕也隨即被擁護聲所淹沒。

                其實,早在9月24日晚,便有股民在股吧發帖提醒該股疑似“殺豬盤”,不過,似乎并沒有引起重視。

                “那會兒就像現場看球賽一樣,那種氛圍下,根本控制不住,就是知道是騙子也會買的。”黃明濤說。

                9點30分,冠城大通以漲停板高開,但僅僅維持了一瞬間,隨即分時線直線打綠,股價由漲9.98%變為跌4%,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

                直播間亦由一片叫好聲轉而滿是質疑聲。

                “‘張為民老師’說這是意料不到的事,他也虧了,叫大家周一賣了,虧損的再帶大家賺回來。”黃明濤回憶道,“我們叫他打開交易賬號給大家看,他裝作沒看到,不肯公開。”

                緊接著,“張為民老師”借故離開直播間,黃明濤及其他幾名投資者被移出微信群聊。黃明濤轉而聯系張為民的助理時發現已被拉黑,隨即,直播間也被關閉。

                此時,黃明濤才如夢初醒—自己遭遇“殺豬盤”了。

                午后,黃明濤虧損幅度擴大,冠城大通股價一路走低至跌停,上演“天地板”,集合競價期間跟進的投資者單日虧損20%。

                而冠城大通當日則以77.4萬手的成交量創下4年多以來的新高。截至收盤,冠城大通跌幅達9.98%,報3.97元/股。

                盤后數據顯示,冠城大通因有價格漲跌幅限制的日價格振幅達到15%登上上交所龍虎榜,前買五賣五席位累計凈賣出7330萬元。

                其中,賣一中國銀河證券廣州濱江東路證券營業部及賣二中信證券深圳分公司兩個席位賣出兇猛,分別凈賣出5879萬元和1459萬元。據了解,中信證券深圳分公司為知名游資歡樂海岸的席位。

                信任即“鐮刀”

                “我們就是太信任他,不管漲跌都要我們全倉買進。”復盤整個過程,黃明濤有些懊惱,“原來我們才是最蠢的傻子”。

                股市中的“殺豬盤”代指別有用心者,以薦股的名義,通過拉群、直播等方式與投資者建立信任,時機成熟后讓投資者買入某只股票,而莊家出貨從中獲利的騙局。在騙局中,博取黃明濤們信任的“老師”恰是不可或缺的關鍵角色。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相關投資者的爆料發現,在此類股票暴跌前,均出現過所謂的“老師”利用微信群、直播間等社交平臺強力推薦的情況。而在出貨階段,“老師”們的作用開始顯現出來。

                “老師負責拉客戶接盤,莊家則按照接盤資金或獲利金額給予老師一定抽成。”廣東一小型游資龔浩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其口中的客戶一般指的是廣大的中小投資者。

                抽成則一般是接盤資金的1%-5%,“只要有截圖證明成交了,莊家便會付錢”。據龔浩透露,部分“老師”的確會收集成交截圖,“一方面是為了事后結算,另一方面則是方便莊家安排出貨計劃”。

                據龔浩介紹,在圈內,“殺豬盤”有一個“文雅”的名字—“網絡出貨”。而目前,網絡出貨幾成莊家標配。

                時代周報記者調查發現,“莊家”與“老師”往往互為狼狽,兩者有著詳細的團隊分工。對于“莊家”來說,一套完整的“網絡出貨”流程,往往包括吸籌、準備派貨(亦稱“出貨”)、派貨三個階段。而對于“老師”們來說,則需負責引流、培養客戶、配合出貨三個階段。

                “以往最難的就是出貨,而老師及其客戶的存在讓這一環節難度變小,出貨效率大大增加。”龔浩說。

                曾經參與過為“老師”引流的馮磊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老師”團隊通常通過在門戶網站、財經網站、微信公眾號、股吧、抖音等平臺投放廣告或其他內容的形式,來獲得客戶資源,進而借助電話推銷等手段向荔枝TV、呱呱財經等直播平臺或微信群引流。

                “類似于留電話免費診股、大神公眾號互推等都是廣告,目的均是為了獲客、引流。”馮磊稱。

                完成引流后,“老師”團隊則會通過技術教學、帶領“吃肉”等手段與新入群的投資者建立信任關系。初進群后,黃明濤尚僅感嘆“老師”淵博的知識,而在天際股份上獲利后,黃明濤便開始淪陷。

                一旦形成信任關系,則意味著“收割”即將開始,而放長線“養豬”,養得越久,則割得越狠。

                “在群里,很難保持獨立思考。”黃明濤說,“一個群里三四十個人,被移出群聊后才發現,只有兩三個人是受害者,其他人都是‘托兒’。”

                時代周報記者調查發現,盡管“老師”們的操作手法高度雷同,與傳統“拉人頭”的騙術相比并無更加高明之處,但卻十分好用,成功在不同案例中重復上演。

                頻繁上演的騙局

                人性的吊詭之處在于,在一次又一次“入局—收割—懊悔”循環中,無論哪個“殺豬盤”案例代價如何慘重,教訓如何深刻,均未能避免投資者重蹈前人覆轍。

                這也是類似的騙局得以在A股頻繁上演的深層原因。

                9月9日開盤后,嘉美包裝(002969.SZ)股價一路上漲,短暫漲停后,出現巨量賣單,股價迅速下跌,直至跌停,上演“天地板”。隨后連續三個交易日一字跌停,投資者損失慘重。

                9月14日,時代周報記者從呱呱財經APP客服口中得知,9月9日早上,有講師利用該平臺直播間,號召投資者高價掛單買入嘉美包裝,從而造成部分投資者虧損嚴重。

                事實證明,嘉美包裝屬于典型的“大幅吸納籌碼—鎖倉—快速派貨”操作方式,股價走勢上呈現短期上漲后快速大跌特征。

                余波未平,9月18日A股再現疑似“殺豬盤”。

                在中堅科技(002779.SZ)股吧,部分投資者表示,當日中午在微信群收到所謂“老師”的指導,買入中堅科技。多位投資者表示,“老師”曾聲稱“預計三連板,沖擊40%”。

                分時圖顯示,9月18日下午開盤后,中堅科技成交量快速放大,1分鐘內成交1.54億元,不過截至收盤,中堅科技股價封死跌停,全天成交2.62億元。

                今年以來,A股市場已有10余只個股被指卷入“殺豬盤”事件,除嘉美包裝、中堅科技外,還包括濟民制藥(603222.SH)、泰嘉股份(002843.SZ)、松霖科技(603992.SH)、我樂家居(603326.SH)、盛洋科技(603703.SH)、原尚股份(603813.SH)等。

                時代周報記者綜合上述案例及對多位投資人士的采訪發現,此類“殺豬盤”往往具有流通市值小、走勢怪異且獨立、換手率低等特征。

                濟民制藥2020年半年報數據顯示,期末公司總股本3.2億股,前五大流通股東持股達61.53%。據此推算,濟民制藥剩余流通股份約1.23億股,按照濟民制藥股價異動前,即6月3日的收盤價48.65元/股計算,剩余流通市值約為59.89億元。

                盛洋科技的流通市值更小,公司總股本2.3億股,前五大股東共計持有公司56.44%的股票,剩余流通股份約為1億股,按照5月14日18.89元/股的收盤價計算,剩余流通市值僅18.89億元。

                “流通盤小,有利于莊家花不多的錢來實現控盤。”龔浩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另一方面,此類股票還有一個顯著的特征,就是走勢獨立,不跟隨市場大勢。

                以濟民制藥為例,4月3日跌停后,公司股價便幾乎處于橫盤狀態,直至6月4日。其間,公司股價幾乎不受大盤影響。

                “一般股票不會橫那么直,這是很明顯的控盤。”龔浩稱,除了橫盤,此類股票還可能出現不斷上漲的走勢。“但基本上屬于莊家左手倒右手,自己賣自己買,成交量不高,換手率比較低,沒有對手盤,流動性很差。”

                “此類股票莊家一旦開始出貨,便特別犀利,基本就是跳水。”龔浩補充道。

                維權索賠困難重重

                從證監會已發布的消息來看,目前“殺豬盤”已被重點監控。

                早在6月19日,證監會發布風險警示,表示個別股票有“大V”配合“莊家”出貨,忽悠式薦股,投資者接盤后股價暴跌損失慘重,需高度警惕。

                證監會同時表示,對操縱市場、非法薦股等違法行為,證監會將保持高壓打擊態勢,發現涉嫌犯罪的,及時移送公安機關立案查處,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9月18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在證監會新聞發布會上亦表示,證監會已部署開展專項整治行動,嚴厲打擊“股市黑嘴”、“非法薦股”、“場外配資”及相關“黑群”、“黑APP”。

                常德鵬表示,“股市黑嘴”“非法薦股”“場外配資”等違法活動是資本市場的“毒瘤”,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損害投資者合法權益,證監會對此始終保持“零容忍”態度,堅決持續予以打擊。

                針對此類問題,證監會部署派出機構啟動了為期三個月的專項整治行動,對相關黑色產業鏈重拳出擊。

                匯業律師事務所律師畢英鷙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依照《證券法》的規定,操縱證券市場、編造傳播虛假信息或者誤導性信息等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黃明濤透露,目前,由冠城大通受害者組成的維權者群人數已達41人。

                不過,畢英鷙稱:“盡管投資者有權向以上行為人維權,但要真正落到訴訟實務中,索賠仍然是困難重重。”

                畢英鷙指出,通過網絡微信群等方式發布證券投資建議,存在取證難的問題。受害投資者無法準確判斷信息發布者及微信群召集者的真實準確個人信息。同時,操控證券市場要求行為者為最終獲利者,這一點很難界定。

                另外,由于存在民刑交叉,即便通過民事訴訟,最終也可能因涉及刑事犯罪而導致民事維權無法繼續,而刑事立案往往需要證監會先對相關單位、人員進行處罰,并同步將犯罪線索移送公安機關偵查后再立案,此過程可能耗時較長。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黃明濤、龔浩、馮磊均為化名)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