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李舫金掌舵廣州金控的是與非

                曾令俊
                2020-10-13 02:51:41
                廣州金控在廣州金融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是廣州市政府整合市屬金融產業的重要平臺。截至上半年末,廣州金控的資產規模已超6600億元,業務范圍極其廣泛,包括銀行、證券、信托等大部分金融細分領域。

                時代周報記者   曾令俊   發自廣州

                9月15日,李舫金最后一次在公開場合亮相。當天上午,第四屆廣州金融服務之星表彰大會召開,李舫金出席并為獲獎個人和單位頒獎。這是李舫金人生最后的高光時刻。

                23天之后,李舫金“落馬”的消息轟動廣州金融圈。

                10月8日,廣州市紀委監委披露,廣州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廣州金控”)黨委書記、董事長李舫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廣州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廣州金控在廣州金融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是廣州市政府整合市屬金融產業的重要平臺。截至上半年末,廣州金控的資產規模已超6600億元,業務范圍極其廣泛,包括銀行、證券、信托等大部分金融細分領域。

                10月11日,廣州金控一下屬機構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李總出事事發突然,之前在集團和公司內部沒有任何的消息和跡象。目前內部對涉事原因有所議論,大部分意見認為應該是在廣州金控工作期間的事情。”

                58歲的李舫金,在廣州金控體系內任職長達13年,其中掌舵的時間長達4年。

                廣州市紀委監委并未披露李舫金“落馬”原因。

                廣州一市屬國企高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作為‘一把手’,李舫金在廣州金控權力過大,缺乏有效制衡”。另有與李舫金有過接觸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對他的印象一般,日常并沒有展現出特別強的能力。”

                廣州金控已經在第一時間將李舫金的簡歷在官網撤下。

                10月9日,廣州金控就此發布公告稱,本公司一切運作正常,該事項對本公司的經營、財務狀況和償付能力無重大影響。目前,廣州金控副董事長、總經理梁宇臨時主持董事會工作,黨委副書記、董事馬智彬臨時主持黨委工作。

                金融“插班生”

                回顧李舫金職場經歷,并非金融科班出身。

                1987年7月至1997年7月的整整10年間,李舫金歷任華南師范大學外語系政治輔導員(學生工作秘書)、副科級學生秘書、黨總支副書記、書記。

                1997年,李舫金的人生軌跡發生轉折,由學入仕,轉入證監系統。他歷任證監會廣州證管辦國際部部長、機構監管一處處長、一處黨支部書記等職。

                一名廣州銀行業的高管評論道:“這是他職業生涯的一大飛躍,從一個教師直接進入證監系統,這種案例非常少見。”

                七年過后,李舫金的職業軌跡再次轉向,調任廣州市廣永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下稱“廣永資產”),擔任總經理、董事長等職務。廣永資產主要業務范圍包括股權投資、資產管理、物業管理、酒店經營等領域,該公司的全資股東現為廣州金控。

                2013年年底,廣州國際控股更名為廣州金控,成為廣東首家以“金融控股”名義命名的金融企業。次年,李舫金擔任廣州金控總經理,成為經營一把手,同時還兼任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2016年,他再上層樓,升任黨委書記、董事長。

                “李舫金同志在金融行業深耕多年,經驗豐富、專業知識扎實、經營管理能力突出。視野開闊、眼光敏銳,善于把握市場機遇。”廣州金控此前發布的一則消息提到。

                李舫金任職期間,廣州金控配合廣州市政府參與發起設立廣州股權交易中心、廣州金融資產交易中心、廣州商品清算中心和廣州航運交易公司等多家機構。

                “李舫金視野開闊,在企業經營上有自己的一套,基本完成了國資委下達的經營業績指標。廣州金控金融業務形態也已非常完善。”接近廣州市國資委的人士透露,與越秀金控、廣州基金等金控平臺相比,廣州金控的金融業態協同、金融創新能力等都更為雄厚。

                多名廣州金融業內人士對李舫金的落馬深感意外。不過,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李舫金的“落馬”或早有征兆。

                9月28日,廣州農商銀行(01551.HK)公告稱,該行非執行董事李舫金因個人精力有限,請辭該行非執行董事、審計委員會、關聯交易與風險管理委員會、提名與薪酬委員會委員職務,已于9月27日向該行董事會遞交書面辭職報告,即日生效。據廣州農商銀行2020年上半年財報,廣州金控在廣州農商銀行的持股比例為3.73%,為非境外上市股第一大股東。

                業務結構待優化

                作為廣州市政府整合廣州市屬金融產業的重要平臺,廣州金控的地位舉足輕重。在成立之時,廣州金控曾想獲得廣東省AMC平臺的資格,但最終花落粵財以及越秀金控。

                目前,廣州金控的業務板塊主要分為主金融、類金融、平臺與實業板塊,金融板塊是該公司的核心板塊。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下屬全資及控股的公司共有15家(不包含基金),業務范圍已涵蓋銀行、證券、信托、期貨、小額貸款、融資租賃等主要金融領域。 

                廣州金控在金融領域的布局又以銀行、券商為重,控股的廣州銀行、萬聯證券正處于IPO的重要時刻。

                截至2019年年末,廣州金控直接和間接持有廣州銀行42.30%的股份,為廣州銀行第一大股東。今年7月,廣州銀行在證監會網站披露了招股書,擬登陸深交所。李舫金此前曾擔任廣州銀行副董事長。

                廣州金控直接和間接持有萬聯證券75.99%的股份,去年6月萬聯證券遞交了IPO申請。李舫金自2005年起就擔任萬聯證券董事長。

                10月10日,首創證券研發部總經理王劍輝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控股股東的董事長“落馬”,并不直接影響到下屬子公司的資本市場運作,“除非他的問題涉及子公司日常重要的經營活動,否則就不會產生直接的影響”。

                9月1日,李舫金還以萬聯證券董事長身份在媒體發表文章稱,數字化浪潮正以洶涌之勢席卷全球,以其巨大的影響力,給各行各業帶來深遠影響。目前證券業的內外部環境中存在諸多變化和挑戰,更面臨著“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重大歷史性發展機遇,對中小券商而言,如何通過差異化、專業化、特色化發展實現彎道超車,是一項重要且長期的命題。

                廣州金控對外投資還涉及信托、保險等。廣州金控對大業信托有限責任公司的持股比例為38.33%,對珠江人壽保險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8.51%。

                總體上看,李舫金掌舵的這幾年時間里,廣州金控的經營業績穩中有升。近年來,廣州金控營業總收入持續增長,2017―2019年公司營業總收入復合增長率為 19.22%,2019年全年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51.62億元,同比增長12.94%。 

                從營業總收入的構成來看,主金融板塊為公司營業總收入的主要來源,其收入貢獻度維持在90%以上,主金融板塊主要以銀行與證券業務為主。

                “公司主要金融板塊尤其是銀行板塊為公司主要資產和收益來源,對公司盈利貢獻較高;其他類金融板塊、平臺板塊等占比較低,盈利水平下滑甚至虧損,業務均衡性有待持續優化。”中誠信近期發布的評級報告提到。

                 “雖然布局的金融業務很多,但核心金融業務還是廣州銀行,萬聯證券以及其他金融業務,要不就是規模太小,要不就是股權占比小,結構性失衡。”上述廣州銀行業人士說。

                雖然廣州金控營收增幅較快,但從凈利潤看,2017―2019年分別為32.52億元、33.41億元以及34.24億元,增幅有限。

                個別項目虧損

                “金融風險意識淡薄,管控機制不健全,發現問題處置不嚴謹,個別項目潛虧嚴重。”2019年上半年,廣州市委第七輪巡察工作派出8個巡察組,對廣州金控等24個單位黨組織開展了巡察,披露的反饋情況提到了上述情況。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發現,廣州金控旗下有多家子公司連續多年虧損,有個別公司虧損嚴重,比如廣州立根小額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立根再貸”)以及廣州金控網絡金融服務股份有限公司。

                立根再貸是李舫金引以為傲的項目之一,董事長亦由李舫金親自兼任。立根再貸成立于2013年10月,是全國首家小額再貸款公司,廣州金控通過全資子公司廣州金控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廣金資本”)持股59%。

                立根再貸通過對小額貸款公司放款,負責小貸公司同業拆借和組織小貸公司頭寸調劑等方式收取利息,公司放貸資金主要來自于自有資金以及股東方的拆借款。

                但是,立根再貸的經營情況并不理想,不良率不斷攀升。

                截至2019年年末,立根再貸小額再貸款業務貸款損失準備余額為5.4億元,不良貸款余額為6.81億元,不良貸款率為37.49%。去年虧損4.83億元。

                中誠信評級近期發布的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末,立根再貸的不良貸款余額達到6.78億元,不良貸款率上升至41.17%,較年初增長近4個百分點。

                立根再貸稱其不良貸款激增,主要是近年來宏觀經濟下行,中小企業經營壓力加大,產生多筆不良貸款。目前立根再貸對不良貸款均采取訴訟財產保全措施,且大部分是第一查封,查封價值已超過貸款本息,預期最終不良損失的貸款金額規模可控。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立根再貸自2018年以來踩雷多家上市公司,涉及*ST鵬起(600614. SH)、ST摩登(002656.SZ)、文化長城(300089.SZ)等。

                比如,文化長城在2019年陷入債務危機。據該公司今年9月4日公告,文化長城所面臨的逾期債務本金合計4.95億元。其中,立根再貸款有一筆1500萬元的貸款本應于2019年10月26日到期,但發生逾期。

                廣金基金則是廣州金控對外進行股權投資的主要載體,重點關注TMT、醫療健康、節能環保、高端智能制造等戰略性新興行業,同時關注國企混改、二級市場定向增發等。截至2019年年末,廣金基金總資產為 24.28億元。2019年,其投資收益僅為0.21億元,虧損總額達0.6億元。 

                廣州金控還布局P2P網貸。2014年,廣州金控發起設立廣州金控網絡金融服務股份有限公司,運營P2P平臺廣金金服,持股75%。這也是廣州首家以P2P為主營業務的國有控股公司。因P2P整治席卷,廣金金服已于2019年7月停止發標。2019年,廣金金服營收968.75萬元,凈虧損6040.35萬元。

                “當時,網貸是風口,很多國資系平臺成立,廣州金控也成立了廣金金服。雖然有國資大股東背書,但廣金金服的發展一般,規模始終沒有上去。”10月11日,對廣金金服熟悉的網貸平臺高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