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優勝教育三宗“罪”

                鄧宇晨
                2020-10-27 03:09:19
                從缺乏辦學資質的加盟校區,到跨度時間較長的預收學費制度,再到內部混亂的經營管理模式,優勝教育的隱患從擴張之初就已埋下。

                時代周報記者 鄧宇晨  發自廣州

                陳昊還是沒有如約而至。

                10月25日,優勝教育總裁陳昊在個人微博和抖音號發文稱,今晚8時準時直播,匯報工作進展,但并未附上直播鏈接。此前,其已因“言論不當”被封禁而無法直播證明“沒有跑”。

                此時,距離這家老牌教育機構傳出“爆雷”消息已過去近一周。10月19日,部分家長和員工前往優勝教育北京總部要求退費和付薪。據媒體報道,目前優勝教育北京總部已人去樓空。

                優勝教育為北京優勝輝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優勝輝煌”)所擁有的品牌,由陳昊于2004年創立,主打“一對一教學”,授課范圍包含小學、初中和高中。據公司官網介紹,目前優勝教育集團在全國已建立直盟分校1000余家,遍及400多個城市。

                今年疫情以來,線下教育行業“爆雷”頻頻,優勝教育成為眾多案例中規模最大的一家教育機構。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優勝教育廣州地區的一家校區,所欠員工薪資和學費便高達百萬元。

                10月24日晚,陳昊在某直播平臺露面,稱正在處理受到此次事件影響的校區和城市,尤其要優先解決畢業年級的學生上課問題,“部分投資人有興趣在這個時候投資教育行業,有的超大型的機構可以接手優勝教育北京一個區的校區。”

                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陳昊將公司資金鏈斷裂的主要原因歸咎于部分加盟商“甩鍋跑路”和疫情期間不給員工停薪降薪。然而,時代周報記者調查發現,優勝教育的不少問題早在去年就已經開始顯露。從缺乏辦學資質的加盟校區,到跨度時間較長的預收學費制度,再到內部混亂的經營管理模式,優勝教育的隱患從擴張之初就已埋下。

                “客觀地講,優勝教育走到今天這種地步,完全是由于陳昊的自大、膨脹和團隊管理不善所導致。”10月24日,一位加盟優勝教育多年的投資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一個細節可以佐證。優勝教育上海地區加盟商李亮向時代周報記者回憶,2019年10月,他去優勝教育北京總部反映虧損嚴重等問題時,陳昊正在會客廳為自己面試司機:“來人就問‘你現在在什么地方開車?’‘你開過勞斯萊斯嗎?’”

                學費預付時間跨度長

                根據2018年發布的《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相關規定,校外培訓機構的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在優勝教育,學費預付的金額越高,優惠力度越大,贈送的課時也越多。這導致學生的課時數積壓過多,往往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才能消化。

                10月24日,家長劉女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她在2019年11月繳納了5萬余元的學費,目前還剩價值近1萬元的課時沒有完成。劉女士說,包括她在內的許多家長繳納的金額幾乎都在萬元以上。

                在時代周報記者拿到的一份2019年優勝教育發放的優惠政策顯示,2019年6月,優勝教育推出了為期1個月的“特惠儲值產品”,共有5個檔位。最低一檔為充值金額1.5萬元贈送2500元的寒暑假課時,最高一檔為充值7.2萬元贈送4.6萬元的寒暑假課時,相當于“打了6.1折”。若按照200元/課時的價格計算,家長們充值后所獲得總課時數為75―590小時。

                雖然贈課是優勝教育常見的促銷套路,但在公司內部,部分銷售人員承諾的贈送課時并不計算在課時系統內。

                10月23日,優勝教育廣州市二宮校區前員工楊雪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如果需要消化掉學員A的所贈課時,在系統內則需要用其他人的課時名額來填補。因此,在系統里,老學員的實際課時往往要用新學員的課時名額來填補。

                “我們下課后會給家長一份紙質版的課時記錄,但這與系統里的記錄是完全不同的。”楊雪說,由于新注冊手機號可獲得數個免費試聽課時,她和她同事的手機號都被注冊用于填補課時的虧空。

                這也使得優勝教育對新學員的需求更為強烈。據楊雪透露,在市二宮校區里,教師每周三至周五都要進行培訓,培訓的內容是如何向學生推銷校區最新的優惠套餐和課時套餐,而想要拿到每個月500元的績效則需要當月跟一位新學員簽約30個以上的課時。

                時代周報記者獲得的一份10月21日舉行的優勝教育廣州地區員工會議錄音顯示,優勝教育廣州區域經理周女士也承認優勝教育的預付費模式存在問題。她表示,銷售人員營收來的錢是現金流,但真正到手的是消課后的利潤。

                “如果一直按照之前的模式是能夠生存下去的,但由于疫情導致現金流斷裂,錢就跟不上了。”周女士稱。

                辦學資質存疑

                根據2018年修訂的《民辦教育促進法》,課外培訓機構需拿到有培訓經營范圍的《營業執照》和《辦學許可證》。其中,辦學許可證的辦理對場地的面積、安全、消防均有嚴格規定。

                楊雪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由于缺乏消防安全證明材料,為了應對教育部門在寒暑假期間的頻繁檢查,老師和學生被迫“打游擊”。

                楊雪說,由于一對一輔導對場地要求不高,2019年1月份,她曾在麥當勞里給學生上過課。2020年年初,優勝教育廣州市二宮校區又在隔壁的瑜伽館里租了一間房間用于補課。

                這一現象并非個例。優勝教育上海某校區的老師陳娜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她也曾在漢堡王等快餐店里給學生補過課,“還有一次是在酒店的房間里,用塑料板簡單地做個分隔,一個房間里可以同時上語文、數學和英語三門課程”。

                這一問題在陳昊于10月21日的直播中得到證實。陳昊說,2018年、2019年,由于發展過快,他們有接近50%的校區因不符合國家規范而被迫重新選址裝修,許多校區存在現金流問題。

                李亮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優勝教育此前在上海的20余家校區中,僅有新江灣和南方商城這2個校區擁有辦學許可證。

                10月22日,時代周報記者前往優勝教育位于廣州的部分直營校區。其中,濱江校區已更名為“正同本教育”,而市二宮校區雖然依然掛著“優勝個性學”的名字,但招牌右側也寫著“正同本教育市二宮分教點”。優勝教育廣州濱江校區的一位工作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稱,更名的原因是,“疫情期間查得較嚴,街道辦和教育局來檢查的時候要求使用營業執照上的名字”。

                天眼查顯示,廣州市海珠區正同本教育培訓機構(下稱“正同本教育”)由天津優問教育管理公司(下稱“天津優問”)全資持股,而陳昊持有天津優問85%的股份。同時,正同本教育的董事長兼法人代表為朱廣鳳,她同是優勝輝煌的股東及監事。

                10月24日,家長李女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在多位家長與優勝教育廣州市二宮校區陳姓校長的交涉中,陳校長始終沒有拿出優勝教育或正同本教育的營業執照及辦學許可證。10月26日,廣州市海珠區教育局工作人員回復時代周報記者稱,優勝教育廣州濱江校區有辦學許可,但市二宮校區并未向其申領過辦學許可證。

                校區管理混亂

                除了教學和管理體系存在缺陷外,優勝教育自身所謂的“直盟”模式也是引發其“爆雷”的重要因素。

                所謂“直盟”,即由加盟者投資、品牌方管理,加盟商沒有權力參與校區日常的經營,所有的管理團隊均為優勝教育總部任命。在優勝教育的官網上,這套加盟模式被稱為“合作5.0”,“將自身與加盟商利益深度捆綁,與加盟商共同承擔運營風險”。

                然而,在實際加盟過程中,校區 的管理水平往往難以跟上,有時甚至連包括校長在內的校區管理人員都無法配齊,“與加盟商共同承擔運營風險”一說淪為空談。多位投資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他們在加盟校區開業后往往只有最初幾個月能夠實現盈利,此后便開始虧損,直至被迫停業。

                李亮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在加盟合同中有“保底協議”,即校區運營滿一年后,如果投資人有意愿退出,優勝教育總部將以投資人總出資額110%的價格進行回購。

                但在2019年7月,校區落地后,校區的管理人員始終無法配齊。李亮表示,除了開業后的第一個月沒有虧損外,該校區之后每個月都處于入不敷出的狀態。

                除此之外,李亮還發現,他簽署的加盟合同上蓋的印章并非是優勝教育的主體優勝輝煌,而是北京傲嬌博文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下稱“傲嬌博文”)。天眼查顯示,傲嬌博文由高宇和鄒佳各持股50%,與優勝輝煌并無直接聯系。

                這導致維權難度大增,“律師告訴我,初期的加盟費應該是拿不回來了,只能看能否把后面的投資收回來。”李亮說。

                早期加盟的投資人同樣未能“幸免于難”。

                “在加盟前,公司總部信誓旦旦地保證過,辦學許可證很容易就能辦下來。”10月24日,優勝教育加盟商陳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他2016年投資200余萬元加盟優勝教育,初期業績不錯,但由于“優勝教育總部給我們選定的校區地址有問題,我們直到2019年停業都沒有拿到辦學許可證”。

                陳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從2017年開始,他和合伙人就已經發現其加盟的校區運營存在問題。陳海曾數次前往優勝教育北京總部反映問題,但均石沉大海。

                最終,陳海投資的上海某校區爆雷,大量家長涌入校區要求退費。如今,陳海和他的公司仍然背負著因該校區“爆雷”而產生的近400萬元的債務。

                前路未卜

                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陳昊表示,優勝教育曾在2018年謀求上市。而據陳海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那段時間優勝教育整體都在以極低的價格對外銷售課時以補充現金流,“很明顯那個課時數量,學生在那個階段是根本上不完的。我們也去跟總部預警過,完全沒有用,一切為了上市”。

                這也為優勝教育后面的虧損埋下伏筆。

                陳昊稱,在疫情期間,公司收入僅有疫情前的1/4。2020年4月,公司資金鏈已瀕臨斷裂。陳昊開始尋求上市公司的援手。

                5月26日,*ST金洲(000587.SZ)發布公告稱,擬以不超過5億元現金收購陳昊等交易對手方持有的北京優勝騰飛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勝騰飛”)100%股權,優勝輝煌為優勝騰飛的全資子公司。

                如今,*ST金洲亦受到此事影響。10月21日,*ST金洲發布公告稱,已收到深交所下發的關注函,要求核實優勝騰飛及其子公司經營活動的開展情況及其核心員工的穩定性情況是否同《意向協議》簽署時相一致。

                目前,優勝教育的各地校區也在紛紛展開自救。

                上述優勝教育廣州區域經理周女士在錄音中表示,目前優勝教育在西安、大連、銀川、呼和浩特、杭州等城市還在正常運轉。“目前正在往兩個方向對接,要么是找其他教育機構接收,要么就是找老板融資。”

                10月23日晚間,優勝教育廣州濱江校區、市二宮校區的部分欠費家長收到了校區負責人給出的解決方案。目前,上述兩個校區已協調到愿意接手的機構,如果家長“認可僅保留50%的剩余課時,并簽署不退費的協議”,可以由對方負責剩余課時的消化。

                10月25日,一位優勝教育廣州地區前加盟商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此前投資過優勝教育廣州濱江校區和廣州黃埔某校區的幾位投資人曾表示過有收購的興趣,但并未最終確定。“現在接手優勝教育的資產肯定是準備之后獨立運營了。到底如何解決學生的欠費和員工的欠薪問題,是影響投資人接手的最大障礙。”

                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解決方案落地的變數。

                10月26日,優勝教育廣州市二宮校區的一封《致歉信》在家長群中流傳,原有的機構接手方案或已告吹。“由于維權家長的不理性行為,接收方拒絕接收。”同時,該校區在10月26日停業,“各位家長可以通過法律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李亮、楊雪、陳娜、陳海均為化名)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