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姚景源:“十四五”擴內需抓住新基建和城鎮化

                楊佳欣
                2020-11-03 01:42:01
                “十四五”期間,“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應當如何建立?為何選擇內需作為戰略基點?首提科技自立自強支撐地位,是否意味著中國就將減少國際的創新交流活動?

                時代周報記者  楊佳欣  發自北京

                用以確立中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未來五年目標和戰略的“十四五”規劃漸行漸近。

                10月26―29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已經舉行,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而按照慣例,在五中全會閉幕后的幾天里,就將發布五年規劃建議稿的全文。目前,通覽本次會議會后發表的6000余字公報,則可以提前了解到“十四五”規劃建議的重點和核心。

                公報指出,“十四五”時期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此外,公報將擴大內需作為戰略基點,要求加快培育完整內需體系,把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以創新驅動、高質量供給引領和創造新需求。公報還將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提出要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激發人才創新活力,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

                “十四五”期間,“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應當如何建立?為何選擇內需作為戰略基點?首提科技自立自強支撐地位,是否意味著中國就將減少國際的創新交流活動?

                針對這些問題,時代周報記者專訪了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國家統計局原總經濟師姚景源。姚景源強調,站在兩個百年目標的交匯期,“十四五”規劃面臨的時代背景更為特殊,是一次承前啟后的全新開局。在當前外部不確定性因素陡增的背景下,布局經濟轉型、擴大內需市場是一項現實選擇和長期戰略部署。

                淡化GDP指標 

                時代周報:將2035年遠景目標同“十四五”規劃進行統一考慮,有哪些重要意義? 

                姚景源:從“一五”計劃到“十四五”規劃,中國已連續編制實施了十三個五年計劃規劃。“十一五”之前是計劃,指令性的意味更濃,“十一五”之后是規劃,更具指導意義。參照以往經驗,五年規劃內容上需要包含三大主要方面:其一,要充分體現國家未來五年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意圖;其二,對國土空間規劃、生產力布局進行規劃;其三,要進一步完善經濟運行和發展過程中,重大要素間的比例關系。五年規劃的作用,不僅是對政府職責的明確,同時也要引導市場主體圍繞國家戰略布局進行發展,為中國的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都作出基礎性、全局性、戰略性的安排。

                站在兩個百年目標的交匯期,“十四五”規劃面臨的時代背景更為特殊,是一次承前啟后的全新開局。2020年,我國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開啟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而十九大報告中則把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進程分為兩個階段完成,其中一個就是2035年遠景目標,因此將“十四五”規劃,置于2035年遠景目標中進行統籌探討,是將中、長期發展目標銜接起來,統籌布局。

                從內容上看,“十四五”規劃的指標體系將服務于2035年遠景目標。例如,2035年的核心是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因此“十四五”規劃對收入、科技創新等指標都有具體體現,為實現2035年遠景目標打下堅實基礎。

                時代周報:“十四五”期間我國將面對哪些國內外變化?發展機遇在哪里?

                姚景源:布局經濟轉型是“十四五”時期的重要任務和機遇之一。40年前的中國缺乏資本、技術和市場,國家的比較優勢集中在大量的廉價勞動力上,因此,當時的時代背景促進了“兩頭在外”的外貿產業迅速發展,國際大循環戰略也為當時的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但這樣的經濟結構也帶來創新不足、對外依存度過高等問題。而當下,我國已經吸收了一定的國際先進技術,也積累了財富,在從外部因素上看,個別國家在高新技術上對我國進行打壓,技術創新環境變差。

                因此,“十四五”時期,要堅持中國經濟的產業轉型,推動高科技企業發展,推動以資源、勞動力密集為主的企業轉型到以科技推動產業和經濟發展的模式中。

                中國的機遇在于抓住內需市場。2020年后,中國即將擁有14億實現全面小康的人,其中還有4億人是中等收入群體,基本是美國和日本的人口總和。此外,中國的城鎮化率也已經突破了60%,內需市場的潛力不言而喻。在國際逆全球化、貿易投資保護主義抬頭,各國疫情的控制程度不同,外部市場充滿不確定性的背景之下,擴大內需市場是“十四五”時期的工作重點。

                時代周報:梳理公報內容發現,上一個五年目標是要“中高速增長”,而本次公報未給接下來的五年設立具體目標,這是否意味著經濟增長目標要淡化GDP,轉而強調中國經濟的質量?

                姚景源: “十三五”規劃開宗明義:“十三五”期間中國經濟要保持中高速增長,強調的是速度。五中全會公報的表述則是:經濟發展取得新成效,在質量效益明顯提升的基礎上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這說明中央已經意識到中國現在走到了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從“十四五”時期乃至到2035年,中國經濟要高質量發展,因此淡化GDP指標是一個重要體現。 

                但淡化指標并非是完全沒有指標,重要的是不要唯GDP論,應當將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放在發展的首位,將關系民生福祉的指標進行重點制定和考量,例如,樹立就業指標,保障民生和穩定內需;樹立教育指標,為我國建立創新性國家輸送人才;樹立健康衛生指標,以本次疫情為契機,完善我國的公共衛生體系,保障國民的健康。此外還有養老、生態環境建設等相關指標。

                讓國際與國內形成良性互補

                時代周報:全會提到,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你如何理解“雙循環”?這將對“十四五”時期的中國經濟發展帶來什么影響?

                姚景源:以經濟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戰略,并非是應對國際上逆全球化潮流而被動采取的臨時性舉措,而是通過更深層次的改革,形成更適合中國經濟發展的、內外良性循環的戰略布局。

                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可以理解為,充分挖掘國內的市場和內需潛力,促進生產、流通和消費各環節在國內市場健康流通,以此為基礎,充分運用國際分工和協作,繼續推動全球化的發展,讓國內外經濟互相促進,共同發展。

                具體而言,在關系國家經濟安全等領域,鼓勵創新發展,實現國內循環,同時利用起國內超大的內需市場,抵御外部市場的不確定性,同時,以更開放的姿態融入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之中,讓國際大循環與國內大循環形成良性互補的發展格局。

                時代周報:如何理解公報提出的“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這與雙循環是什么關系?

                姚景源:中國是在對外開放基礎上,推動國內大循環的發展。要形成“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一方面,要讓各自貿試驗區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先行先試,切實發揮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試驗田的作用。另一方面,要進一步提升營商環境,精簡負面清單,引進優秀的國際資本投資國內經濟活動。 

                要注意的是,外資來到中國是投資的,而不是扶貧的,中國的市場潛力是對國際資本的天然吸引力,政策上要剔除投機的熱錢,而不是將國際投資拒之門外。

                構建強大內需市場 

                時代周報:如何理解內需?應該如何擴大內需市場?

                姚景源: 擴大內需并非是個新詞。早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我國就出臺了一系列擴大內需的政策措施,近些年我國供給側改革在去產能、去杠桿領域已經取得重要進展,而外部需求增速明顯放緩,擴大內需的必要性日趨顯現。

                內需可以理解為投資加消費。從投資角度看,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是一個重要抓手,既有利于眼下創造國內需求,又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科技進步奠定基礎。另一個重要抓手是新型城鎮化建設,目前中國的常住人口城鎮化率超過了60%,如果從現在開始,每年再增加一個百分點的話,到2035年中國基本可以達到75%―80%的城鎮化率。而在這個過程中,要加大力氣解決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問題,為擴大內需提供重要的支撐點。

                從國內消費角度看,發展是第一要務,要讓國民有錢花,敢花錢,內需市場才能發展起來。這就要求經濟穩定發展,健全社會保障體系,解決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的難題以及房價高等問題。其次是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增強居民特別是中低收入群體的消費能力。

                時代周報:提到內需,收入是繞不開的話題,2035年遠景目標提到“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中等收入群體顯著擴大”,我們目前距離這個目標還有多遠?如何實現這個目標?

                姚景源:我預計,今年全年我國GDP增速可以達到2%。2019年,我國人均GDP是1萬美元,那么今年我國的人均GDP將會突破1萬美元,但中等發達國家的人均GDP大致在3萬美元水平,而部分發達國家的人均GDP可以達到五六萬美元甚至更高。

                差距就是增長潛力,中國擁有14億人口,每增加1萬美元的人均GDP都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十四五”時期應當下大力氣做工作,減少低收入人群,顯著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這不僅有利于擴大內需市場,同時保障了人民的福祉,有利于經濟社會的穩定。

                時代周報:如何理解“把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

                姚景源: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出多年,“三去一降一補”成效明顯,將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結合起來,需要破除無效供給。目前還有一些低端的產品和服務在市場上流通但卻“無人問津”,應該被盡快淘汰,大力發展在教育、醫療、養老等方面的高質量服務和商品,通過高質量的供給擴大內需市場。

                針對房地產,“十四五”期間要真正實現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目前,房地產過度透支了居民的消費能力,同時也容易導致經濟社會出現脫實向虛的問題,企業做實體經濟干一年還不如賣幾套房子。因此,要讓房地產回歸“住”的定位,推動實體經濟健康發展。

                時代周報:將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有哪些重要意義?你認為科技創新體制機制應該如何建設?

                姚景源:從本次公告內容可以看到,創新被放在了未來五年經濟建設全局的核心地位,這與當前的世界正處在新一輪產業革命有直接關系。在新的科技革命下,中國必須要抓住機會。此外,目前中國產業鏈上出現的問題也與我國科技力量相對薄弱有關,掌握核心技術,才能在根本上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和實現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健全科技創新體制機制,要激發調動廣大科技人員的創新積極性,提升對基礎研究的重視,實現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同時要注意,科技自立自強并不意味著放棄開放合作,中國不能關起門來做科技創新,吸收國際先進經驗的同時,也要讓中國的科技成果惠及世界。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