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凡爾賽女王”蒙淇淇奇遇記:14天里,我經歷了一場社會性死亡

                郭梓昊
                2020-11-24 02:07:54
                黑粉反倒成為最惦記蒙淇淇的人,依舊在評論區里聲嘶力竭地發出質疑,試圖拆穿她的虛假面具,未得到回應后則升級成謾罵。每個黑粉都表現出唾棄蒙淇淇的樣子,卻又都試圖得到她的回應。這大概就是“凡爾賽女王”人設存在的意義:一種被人觀看的生活。

                時代周報記者? 郭梓昊? 發自北京

                接觸蒙淇淇前,我翻閱她的采訪、微博,試圖從碎片的信息中拼湊出一個戴著人設面具、行為浮夸的“凡爾賽女王”。直到約見當天,蒙淇淇發來微信,說她“可能會穿著睡衣、騎著共享單車過來”。

                或許近期接受了太多媒體采訪,面前的蒙淇淇聲音沙啞,神情有些憔悴。蒙淇淇認為自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往人群中一放,誰都瞧不見”。

                過去兩周時間里,蒙淇淇成了中文互聯網最熱門的話題,成為一場奇遇記的女主角。這場因她而起的“凡爾賽文學”熱潮不斷出圈,成為大眾情緒的宣泄口。

                在微博上,蒙淇淇以作家身份,描摹著常人難以讀懂的北京中產生活:“傷心時要坐飛機到維多利亞港哭”“家里有27歲、月薪2.5萬元的女保姆”“老公卜先生在拉斯維加斯一晚輸掉500萬”……這種脫離了大眾認知的“凡爾賽”式生活,招來眾多猛烈的質疑和抨擊:炫富、高高在上,鄙夷貧窮……“我的文字里有15%的藝術夸張。”蒙淇淇為此辯解道。

                蒙淇淇不由自主地被裹挾了。如今,她每發一條微博,都伴隨著罵聲一片;而當初聞訊趕來的黑粉在連續評論7天后,最終熬成了“鐵粉”。鐵粉們紛紛要求蒙淇淇自證身份、回應質疑,蒙淇淇本人則陷入到了一種扎扎實實的“身份焦慮”之中:從爆紅到熱度遞減,不過就是14天。從輿論舞臺上的絕對中心,到如今,別人稱“再也不想看到蒙淇淇”。

                蒙淇淇說,這比咒罵更讓她感到失落。

                “平凡,然而,要曬”

                爆紅后,蒙淇淇接受新浪娛樂采訪。事前,蒙淇淇自己提出要出鏡,也早早搭配好了第二天的衣服、請人幫忙化妝。采訪當天,坐在出租車里,她拿出祖·瑪瓏的香水小樣自拍,配文是:“接受采訪噴Dior還是祖·瑪瓏。”有網友調侃蒙淇淇當天的樣貌,“這不紅唇高曉松嗎?”

                對這種揶揄,蒙淇淇無所謂。她想不通的是,“凡爾賽文學”為何在她身上開始爆火?在微博上,截至11月23日,與她相關的話題已經被閱讀了3.2億次。

                一切從11月8日開始。在這場輿論狂歡爆發前的幾分鐘,蒙淇淇正在北京大悅城七樓和三個閨蜜吃著火鍋。突然,手機提示音不斷響起,微博轉發和點贊數肉眼可見地瘋漲,評論數瞬間爬升到幾千。在這之前,即便她耐心回復微博下的每一個留言,頂多也只有100條評論。

                一瞬間,就像“石子被扔進河里,攪起大風云”,蒙淇淇成了被人圍觀的公眾人物:能以7.7萬元的折后價買下一副18k金眼鏡,精準地刺中社會“打工人”的大動脈;又以聘請“27歲、英語六級、月薪2.5萬元的女保姆”,挑戰大眾的認知底線;關于“卜先生怕蒙淇淇被柜姐看輕,不顧旁人眼光蹲下幫她擦皮靴”等情節,更是成為網友們的話題談資。

                緊接著,有人在豆瓣上把她的微博言論掛出來,人人都在猜測蒙淇淇究竟是何等人物;知乎上,“如何看待蒙淇淇”登上熱榜第一。11月9日凌晨,她的微博ID在熱搜上整整掛了9個小時,粉絲數因此漲了20多萬,外界開始直接稱她為“凡爾賽女王”。

                對凡爾賽文學(以下簡稱“凡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知。媒體將其定義為一種“表演高級人生的炫耀”;凡爾賽人則依靠“凡學”完成理想中的“階級躍升”;更多人將其視為一種消解文化,無非是造梗、娛樂,以排解平凡生活中的苦悶。

                我問蒙淇淇,到底什么是“凡學”?她吐露出3個關鍵詞:“平凡,然而,要曬。”她把這句話微博置頂,以彰顯自己對凡爾賽精神的理解。“有一些虛榮、有一點貪心,但仍舊是普通人”,蒙淇淇順便評價了自己。

                誰能想到,劇情反轉得這么快,網友們的愛恨轉變只在一瞬間。

                11月9日晚,蒙淇淇還沒紅滿48小時,在知乎上,一個疑似蒙淇淇老公的ID公布了兩人已離婚分居多年的消息,徹底打破了蒙淇淇此前營造的“甜蜜夫婦”人設。蒙淇淇開始被質疑。

                各地記者們從四面八方趕來,追問蒙淇淇老公是否虛構、家里財富從何而來,得到的回答更多是“涉及隱私”“會傷害他人的利益”。很難分辨蒙淇淇這些話究竟是在為自己找借口,還是真的擔心隱私泄露,但對于圍觀者們來說,聯想空間足夠寬廣。

                “該不會是詐騙吧?假裝有錢,和‘拼單名媛’如出一轍。”看客們在評論調侃的同時,也在體驗著拆穿他人的快感。他們循著蛛絲馬跡,發現蒙淇淇發微博時使用的手機,是一臺用了4年的iphon7 Plus,和富婆的身份極不匹配;博文中,她提到坐飛機到維多利亞港哭泣,可那里已非都市中產向往的勝地。

                “她根本不像個有錢人。”豆瓣“凡爾賽學研習小組”成員李月說,她感覺蒙淇淇“言語間總是充滿著矛盾”。

                一次采訪中,蒙淇淇自稱“北京中關村中產”:有房有車,每周能固定奢侈一把(一夜花掉3000多元),為兩個孩子提供精英教育……而在兩天前,她剛在媒體面前將自己打扮成一個“連北京中產都算不上的普通人”,用的同樣是這番措辭。

                “為什么如此善變?簡直前言不搭后語。”李月搞不清哪個是真實的蒙淇淇,在她看來,判斷自己是不是中產,并非難題。《2019新中產家庭報告》顯示,中國中產家庭的劃分門檻為年收入20萬元。

                為弄清蒙淇淇眼里的中產概念,我試探性地問她,“多少錢的包包會讓你感覺昂貴?”得到的回答是:“10萬元以下。”沒有一絲猶豫。“10萬元以下。”又一句滿滿“凡爾賽味”的表述。

                面對大眾,蒙淇淇盡情展現她的割裂和糾結。與此同時,正是圍觀者的窺探欲和好奇心,成就了蒙淇淇—哪怕只有短短14天。

                “老公是我的底線,我不能傷害到他”

                英國作家阿蘭·德波頓在《身份的焦慮》中寫道,身份焦慮的本質是一種擔憂:擔憂我們無法與社會設定的成功典范保持一致,擔憂我們失去身份與地位而被奪去尊嚴與尊重。

                眼下,蒙淇淇的“身份焦慮”被社交平臺放大了,在那里,她的形象顯得反復無常:一會兒是凡爾賽女王、一會兒是新時代獨立女性、一會兒是被誤解的普通人……

                距離熱搜事件已經過去兩周,蒙淇淇仍舊感覺自己在被不斷拉扯。“我就是個被盡情揉捏的人偶。作家圈、摯友、家人、粉絲各方的壓力向我涌來,哪邊說話,我就往哪邊倒。”

                起初,站在網絡熱度的風口浪尖,蒙淇淇有恃無恐。不僅緊鑼密鼓地接受媒體采訪,還一連發了10多條博文,接了10條贊助商廣告,以及微博平臺給予的流量變現收入截圖:一萬塊。

                她表現得很坦然,“被人黑了這么久,我不得要點精神損失費嗎?”“我就是要證明我過得很好,有問題嗎?”為此,她還特地做了一條“賣慘”微博,細數遭受的言語暴力。該博文收獲1.9萬個點贊,但評論區中,罵她的聲音卻越發尖銳了。

                易揚覺得蒙淇淇瘋了。“要么發澄清公告、要么躲起來等風頭過去,為什么非要和這些人扛?”她是蒙淇淇的五六年的鐵粉,私下里兩人經常一起逛街、聊天,形同姐妹。

                據她回憶,11月9日,所謂的劇情反轉來臨時,蒙淇淇QQ鐵粉群的負面情緒集中爆發、亂成一片,“脫粉回踩的鐵粉也不少,這都讓淇淇有些沮喪”。蒙淇淇一度現身粉絲群,向大家道歉:“讓你們擔心了”“都是謠言,沒有離婚”。然而,質疑的聲音愈演愈烈,1000多人的QQ粉絲群割裂成兩派互相攻伐,最終不得不禁言了事。采訪中,談及這個過程,蒙淇淇語焉不詳,只說自己并不care。

                蒙淇淇嘗試過公開澄清,在微博發了相關的房產證、結婚證封面的照片,卻被人質疑是淘寶19.9元買來的證書外殼。“你永遠解釋不清,他們只相信自己想看到的,”蒙淇淇情緒有些激動,“我該怎么證明?我總不能把房產證直接翻開給他們看吧!”

                辯白換來更多咒罵,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將蒙淇淇的隱私一點點扒開:真實姓名、家庭住址,蒙淇淇的手機開始收到恐嚇短信。

                “明明是一次娛樂事件,為什么就變成這樣了呢?”幾天前,蒙淇淇還在為人生能有這樣一段經歷感到得意和驕傲。

                14天,一切都變了。媽媽一天幾個電話,告誡她不要再接受采訪了;兒子的輔導老師也找上門來,問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公卜先生很崩潰,質問她:“為什么外面發生了什么,我永遠是最后一個知道的?”蒙淇淇這才意識到“自己闖禍了”。夫妻倆大吵一架,蒙淇淇一個人搬到朋友家住。她開始感到難堪,說自己似乎經歷了“一場社會性死亡”。

                蒙淇淇只想著趕緊恢復生活的平靜,“低調、謹慎、勿自嗨”,謹記易揚給出的采訪準則,蒙淇淇開始在媒體面前對自己“往東非大裂谷扔電腦”等言論進行了否定。“懶得解釋,直接說虛構的得了。”

                隔天,“蒙淇淇承認造假”“新書被砍”等諸如此類的標題又出現在互聯網上,再一次激起了群嘲。身邊又有聲音告誡她:“你不能全面否定,那明明就是真的呀!”

                她選擇和卜先生一起探討如何應對輿論,一聊就是幾小時。最后得出結論是“忠于自己”。“經歷過這事,感覺我們兩個人的感情更加堅定了。”蒙淇淇從好友家搬回了自己家。

                蒙淇淇能夠忍受自己被人圍觀,卻無法忍受自己的老公被人圍觀。“一想到得特意幫我老公打扮,像猴子一樣給人觀賞就感到難受,我不想讓我家成為動物園,”蒙淇淇覺得自己處在一種被迫向所有人展示一切的狀態。

                事后,我問蒙淇淇,究竟哪個階段更接近她的真實狀態。她猶豫了一會,“最開始那樣吧,其實我不是很care那些網友評價,但周邊的聲音不得不聽,在這個問題上,老公是我的底線,我不能傷害到他”。

                為了慶祝兩人合好,蒙淇淇給卜先生打了3萬塊錢,轉頭就把這件事分享到了微博上。卜先生又好氣又好笑,“你這么愿意出風頭,怎么不說給我打了30萬元呢?”

                “如果所有人都理解你,那你得普通成什么樣子!”

                “我已經這么紅了嗎?”11月18日,蒙淇淇發了一條微博,底下的評論,是清一色的嘲諷與謾罵。

                在這個時代,普通人爆火的方式“仿佛只有黑紅挨罵”。爭議話題中,網友們你一言我一語,反而將蒙淇淇捧上了神壇。在巨大的流量加持下,蒙淇淇獲得了所謂的商業價值:熱搜發酵當天,蒙淇淇光是廣告就接了10個;還有出版商專門跑來約出書……

                “我很幸運、也很榮幸被推到風口浪尖。”蒙淇淇說。她自認是個平凡的普通人,湖南二三線小城市出身、三本高校法學系畢業,一窮二白到北京打拼。“一開始也是按部就班。”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專業對口的北京律所,拿著每月不到3000元的工資,住上下鋪的員工宿舍,因人際事務處理得不好,最后只能選擇離職。

                關于她的家庭,2016年11月出版的《知音》曾如此描述,“父親是華為高管,母親是銀行中層領導”“在2010年4月的一天,蒙淇淇與父母鬧翻出走”。

                “那都是扯淡,”蒙淇淇說。為保護隱私,她不愿意透露太多,只是說了句“家境還挺不錯”。離開律所后,蒙淇淇選擇進入出版社做網文編輯,卻連試用期都沒通過。“當時公司交內部基金,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直接從我實習工資里扣,氣得我直接找法務懟了起來。”

                朋友們覺得她過得有恃無恐,“一個渾身BUG的人”。“淇淇做事還是有些自我,很少顧慮后果。”易揚舉例,比如蒙淇淇想學粵語,就會拋下一切到廣州生活;就連賣掉公眾號這種商業行為,也不會與自己的經紀人商量。

                2011年,蒙淇淇遇見了她的卜先生。一個“高大帥氣、寵她上天”的男人,兩人交往三個月后閃婚。婚后的蒙淇淇選擇成為一名作家,“之前大學就在校報干過,對文字有一技之長”。

                蒙淇淇習慣從生活中攫取素材,她稱之為“作家的天性”。愿意接受記者采訪是因為很少接觸過,“感到好玩兒”。身邊的人幾乎都被她搬上了微博,成為她創作的來源之一。“我第一本書的內容就是我和老公的生活,他是一個特別戲精的人,會陪我瘋。”蒙淇淇評價道。

                2016年,蒙淇淇第一本書《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負你》出版。在一次新書直播中,卜先生戴著墨鏡和帽子出鏡,和蒙淇淇共享一片海苔、一根薯條。當時的網文市場盛行甜寵風格,這場直播讓蒙淇淇的粉絲數大增,新書最終銷量30萬冊。

                “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這么能賺錢,”蒙淇淇認為自己“抓住了時代紅利”。2016年,國內影視業的IP熱潮進入全面爆發階段:大量具有一定的粉絲基礎、知名度的文學IP被資本青睞,得到影視化機會。以往一些不起眼的小作者紛紛在這股浪潮中獲益,蒙淇淇也不例外。她的書被拿去做影視化改編,IP炒成天價,“光是版權就賣了幾十萬元”,自己又接了很多劇本改編的活兒,順利完成了她口中的“階級躍升”。

                但總有人對此嗤之以鼻,豆瓣上,《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負你》的評分僅有4.2,出現最多的質疑就是“不就是瑪麗蘇文學嗎”?蒙淇淇回懟,“你要不也試著出一本書?”“迷之自信”一詞,在她身上充分顯現。

                蒙淇淇在自述中寫道:“等我小說改編的影視劇上映了,你們就知道我的才華了,等著吧。”曾經帶過她的編輯則認為,蒙淇淇是作家中少有的行動派。“定好交稿時間絕對不拖;一本15萬字的小說,蒙淇淇一個月就能寫出來。”

                IP熱潮退去后,蒙淇淇又抓住了自媒體的小浪花。

                2014年,她“圈地自萌”寫公眾號、微博,主打“廢柴追星少婦”人設,向粉絲們“炫耀”美好的愛情生活。有人說她學咪蒙,專門收割女性流量、傳達錯誤價值觀,蒙淇淇表示她只看過咪蒙為數不多的幾篇文章:“你能告訴我咪蒙是怎么涼的嗎?我要避開。”

                幾乎每個與蒙淇淇接觸過的人,最終都能得出一個結論:她的“價值觀有些與眾不同”。這成為她在互聯網走紅的前提。讀金庸和古龍文學時,蒙淇淇更喜歡古龍,因為“他的道德瑕疵更多、行為更乖張”。

                “如果所有人都理解你,那你得普通成什么樣子!”蒙淇淇說。

                蒙淇淇毫不避諱自己對金錢的喜愛。讀張愛玲的小說,最喜歡的那句是:“自從知道拜金主義后,我就知道自己是個拜金主義者,我只吃過錢的好處,沒有吃過錢的壞處。”

                “我會感到寂寞的,即便走的都是那些黑我的人”

                蒙淇淇是個自信的人,但面對洶涌的網上輿論,這份自信顯得有些羸弱。互聯網造就過很多人,但大部分都屬曇花一現,蒙淇淇現在糾結的是:她不想成為無數曇花里的那一朵。

                玉兒曾是蒙淇淇的粉絲,買過她出的兩本書,從公號一路追到微博。

                在她的印象里,蒙淇淇“很敢說,偶爾開點小黃腔”“是一個有趣率真的人”。每到一個地方,蒙淇淇都會和當地的粉絲互動,甚至住進他們家里,“就像一群小姐妹”。“凡爾賽文學”引發爭議時,玉兒在豆瓣上維護過蒙淇淇,卻在風波消散后選擇脫粉,原因是感覺蒙淇淇“有些變了”。

                在蒙淇淇還未成為所謂“凡爾賽女王”時,微博評論區的留言大多是“羨慕,好甜”“又被撒狗糧了”,那曾是一個蒙淇淇和玉兒共同構造的小宇宙。如今,蒙淇淇的微博不外乎錢與階層,甜寵段子已成往事。玉兒感到心累,“那方小天地不在了”。她在社交媒體發言,將看過蒙淇淇的書稱之為一種“不幸”。

                那些單純看樂子的人也準備離開。“有點失望,還以為可以持續看‘凡學’呢”“要是維持初期的凡爾賽風格,蒙淇淇未嘗不是個有趣的‘人物’”。他們一度將蒙淇淇當成某種快樂的源泉,在她的微博中尋找笑料,用以排解成年人生活中的枯燥煩悶。蒙淇淇曾在11月19日發文稱“隨便一條點贊評論都能上千,我還費腦子想什么”,隨后她的微博內容越發越短,多數是和評論區的謾罵諷刺公開互動。

                黑粉反倒成為最惦記蒙淇淇的人,依舊在評論區里聲嘶力竭地發出質疑,試圖拆穿她的虛假面具,未得到回應后則升級成謾罵。每個黑粉都表現出唾棄蒙淇淇的樣子,卻又都試圖得到她的回應。這大概就是蒙淇淇“凡爾賽女王”人設存在的意義:一種被人觀看的生活。

                有網友將她稱為這個時代的“羅玉鳳、芙蓉姐姐”,說她“太想紅了”。蒙淇淇沒有否認,她有自己的小心思。采訪中,蒙淇淇反問,“如果一開始就澄清,是不是大家就不會關注我了?”

                新的一周開始了。如今,蒙淇淇擔心弄丟自己的新身份:公眾人物,她莫名有了些偶像包袱。頂著罵聲,她堅持每日發微博,因為“被看見會帶來影響力”,即便如此,她的微博瀏覽量,也已經從最高時的每日1.5億次閱讀觀看,到如今只剩下1500萬或1600萬—不管是謾罵還是贊美,留下的人,十分之一都不到。

                “我會感到寂寞的,即便走的都是那些黑我的人。”蒙淇淇說,她希望能夠被互聯網記住,希望能夠獲得持續的曝光,“黑到深處自然粉,總有一天,大眾會覺得我還有點可愛”。

                除此之外,蒙淇淇想成為一個有話語權的編劇,她心目中的成功標準是于正,“雖然可能會有很多爭議,但能夠引領一些風潮”。

                今年,蒙淇淇30歲。作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她能感受到年齡帶來的另一種焦慮。“我再不做些改變,就老了。”蒙淇淇開始注重打扮,今年逛了兩次SKP。此前,易揚眼中的蒙淇淇完全不像一個女人:化妝臺上的護膚品極少,衣服就那么幾件,與外界所謂闊太太的形象相去甚遠。

                對于蒙淇淇來說,這兩周是一次很奇妙的經歷,“我或許會把它寫進書里”。離開前,我建議蒙淇淇可以去趟《奇葩說》。蒙淇淇皺了皺眉,陷入思考,似乎真把這事聽進去了。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