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祝義財被查一年后:雨潤資金鏈岌岌可危

                2016-03-29 04:22:45
                祝義財“離開”已經一年,誰能拯救風雨飄搖的雨潤?去年,融創中國的大股東孫宏斌一度有希望成為“白武士”,但雨潤集團與融創中國的合作談判最終還是于今年1月份告吹。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李宛珊 發自廣州

                3月22日,雨潤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中國雨潤食品集團有限公司(下文稱“雨潤食品”,1068.HK)發布盈利警告。然而對于很多投資人來講,雨潤集團如今的壞消息也是“多一個不多”了。

                曾幾何時,雨潤集團還是一家“集食品、地產、商業、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產業于一體的多元化企業集團”,2014年還在中國民營企業排行榜中名列第五。不到兩年,如今的雨潤集團卻已陷入大股東被監視居住、債務纏身的尷尬境地。

                祝義財“離開”已經一年,誰能拯救風雨飄搖的雨潤?去年,融創中國的大股東孫宏斌一度有希望成為“白武士”,但雨潤集團與融創中國的合作談判最終還是于今年1月份告吹。

                但雨潤集團并未停止自救的步伐,表示其正與其他第三方進行戰略合作事宜的洽談。

                陷債務危機

                3月17日,雨潤食品旗下的子公司南京雨潤食品有限公司(下文稱“南京雨潤”)于2015年3月發行的一款名為“15雨潤CP001”的一年期短期融資債券到期。然而上海清算所在公告中表示,仍未足額收到南京雨潤食品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兌付資金,“15雨潤CP001”正式違約。

                3月18日,雨潤食品發布停牌公告,并在21日發布的復牌公告中聲明,已兌付“15雨潤CP001”的部分本金2.2億元以及所有累算利息3225萬元,余下總額為2.8億元的本金仍未到期應付。

                有報道稱,目前,“15雨潤CP001”的全體投資人已向市場發布聲明,呼吁抵制未盡職的主承銷商建設銀行。但中信銀行相關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從理論上來說,發債的主要責任不在銀行,而在評級公司。據上海清算所資料顯示,南京雨潤的主體評級機構和債項評級機構均為上海新世紀資信評估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下文稱“上海新世紀”)。

                在南京雨潤3月18日發布的公告中,其評級情況已經變成了“主體評級為CCC,債項評級為C”。耐人尋味的是,僅僅一年的時間,南京雨潤的主體評級就從最開始的AA(信用等級第二級,償還債務能力很強,違約風險很低)降至CCC(信用等級第七級,償還債務的能力極度依賴于良好的經濟環境,違約風險極高),債項評級A-1(最高級短期債券,其還本付息能力最強,安全性最高)降至C(倒數第二級,還本付息能力很低,違約風險較高)。

                與此同時,雨潤食品也在復牌公告中表示:由于南京雨潤的違約情況或已觸及集團所訂立的若干借款的交叉違約條款,從而可能會導致雨潤食品立即償還14.5億元。

                盡管雨潤董事會表示,集團正積極與相關銀行商討,且相關借款人可尋求轉換保證人或要求提供額外擔保,因此“不太可能出現即時償還該等借款的責任”。可雨潤食品的麻煩并沒有到此為止,因為在兩個月后,南京雨潤還有一批名為“13雨潤MTN1”,數額為10億元的中期票據要求兌付。由于前述短融的實質性違約,本期中票兌付亦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雨潤食品第一次面臨債務危機。2015年10月12日,南京雨潤就曾發布公告聲明,“其將于10月18日到期的13億元中期票據本息兌付存在不確定性”,然而在19日,雨潤食品又表示:上述中期票據已如期兌付。

                鑒于雨潤集團當時正與融創中國進行收購接洽,有猜測認為,可能是融創中國的大股東孫宏斌做了白武士。現如今,雨潤集團與融創中國的合作談判早已在1月份結束。

                截至時代周報記者發稿,雨潤集團旗下的兩家上市公司雨潤食品(1068.HK)和中央商場(600280.SH)均沒有發布2015年年報。截至2015年上半年,雨潤食品的資產負債率為41.66%,流動比率為0.57;而其老對手雙匯的兩個比率分別為28.15%和1.285;而中央商場的資產負債率更是高達80.62%。

                此外,一名楊姓承包商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至少從2011年開始,雨潤集團就開始虧欠工程承包商工程款。

                成也義財,敗也義財

                如果追本溯源來探究“為什么雨潤集團的資金鏈現在這么尷尬?”一定繞不過一個名字—雨潤集團的創始人、原董事長祝義財。20多年前,祝義財白手起家,通過收購50多家破產或瀕臨破產的國有屠宰場和食品廠發家,并在2005年成功推動雨潤食品在香港上市,使其一躍成為食品工業領域的龍頭老大。

                雨潤集團早期收購的大部分工廠都附帶大面積的低價土地。這些土地及廠房不僅可以拿到銀行做抵押以拿到大量貸款,同時也可以在城市改造中通過將工業用地轉為商業用地進行開發。2002年祝義財注冊成立了江蘇地華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下文稱“江蘇地華”),并于同年10月以2300萬的價格收購一家國有地產公司,從此雨潤集團正式邁入房地產開發行業。

                2009年,祝義財通過在二級市場舉牌成功入主中央商場。從祝義財的規劃上看:通過雨潤食品主業來發展房地產,江蘇地華負責住宅開發,中央商場專攻商業地產。工農業項目投資負責解決“地”這個問題,房地產項目負責收獲,看起來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在現實操作中,由于擴張過快,雨潤集團的資金周轉十分困難,再加上雨潤集團投資的大部分項目的單筆投資規模較大:少則10億,多則上百億,60余個項目下來至少是600億。對于雨潤集團這樣體量的公司來講,玩轉這些無疑有很大的難度。

                在這種情況下,單憑銀行貸款或其他融資方式無法滿足雨潤集團巨大的資金需求,但是依靠大量的政府補貼,雨潤集團的情況顯得沒那么糟糕。根據年報統計,雨潤旗下核心子公司雨潤食品在上市的10年間,累計獲得政府補貼超過40億港元,占10年總利潤的46.38%。上海新世紀公布的評級報告顯示,2015年第一季度,雨潤食品主業呈現虧損狀態,但由于當期公司收到的政府補貼較上年同期大幅增長,公司實現凈利潤0.05億元。

                從集團內部來說,雨潤食品一直承擔著為房地產項目輸血的重任,但隨著房地產項目造成的“資金黑洞”越來越大,作為主業的雨潤食品也難免遭到拖累。新世紀評級機構在南京雨潤的評級報告中表示,一直承擔雨潤食品資金管理職能的南京雨潤與關聯企業資金往來頻繁且規模較大,截至2014年末,公司與關聯方應收款項就高達14.07萬元,公司面臨較大的關聯方資金占用風險。

                從2012年開始,雨潤食品的營業額逐年下降,截至2015年9月30日,雨潤食品凈虧損5.24億元。

                盡管雨潤食品給出的解釋是,生豬價格上漲導致的成本上漲,高端餐飲及肉類消費市場疲弱致使經營業務虧損增加以及經濟大環境的不景氣。但業內人士認為,造成雨潤食品如今尷尬境地的最根本原因是關聯交易。中債資信評估有限公司認為:“雨潤食品內部的資金管理中心,兼具內部銀行功能,關聯往來交易較多,不僅與旗下子公司關聯交易,而且還與實控人其他產業關聯交易,受此影響現金流呈現較大凈流出狀態,造成雨潤食品雖然產能第一,但產量持續下降,低于產能持續上漲的雙匯發展,產能利用率在業內處于較低水平,表現落后于同行。”

                雨潤旗下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場如今的情況也不樂觀。其發布的2015年預報顯示:由于公司非經營性損益減少,個別地產項目因中途停工,財務費用停止資本化,公司預計2015年凈利潤同比下降60%-85%,上年同期實現凈利潤4.08億元。

                除了資金周轉的問題,雨潤集團內部的管理也跟不上跑馬圈地的步伐。銀泰分析師表示,祝義財對管理權的過于集中也降低了公司的運營效率。

                誰能成為白武士?

                2015年3月,祝義財被警方監視居住,雨潤更顯風雨飄搖。有知情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祝義財目前仍在接受調查。

                盡管雨潤目前身陷困境,但其手里握著的食品、房地產、保險、旅游、農產品物流等多個牌照和豐富的土地儲備,對于很多公司仍很有吸引力。

                2015年下半年,地產界有名的“白武士”孫宏斌與雨潤洽談收購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孫宏斌本人也曾陷入過資金鏈斷裂的尷尬境地,而被迫賣掉“順馳”,并在這之后“熱衷于”收購陷入流動性危機的房地產企業,只不過之前的幾次都鎩羽而歸。孫宏斌自己也透露說,在做雨潤的交易前,相關投行的高層都語重心長地對其表示:“老孫啊,這回一定得做成。”

                2015年9月8日,融創中國宣布與雨潤集團訂立戰略合作協議,但隨后又在9月18日的公告中宣布停止合作協議。不過雨潤集團在當天的公告中也指出:經雙方討論,雨潤集團與孫宏斌個人全資的融創中國控股股東Sunac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達成合作,雙方于9月19日簽署合作備忘錄,將展開全面深入合作。”

                對于這項交易,很多人不看好。國際評級機構瑞信在融創宣布與雨潤合作的第二天,將融創中國的評級由“跑贏大市”降至“中性”,理由是雨潤集中在三四線城市的土地儲備并不符合融創專注于投資一二線城市高素質房地產項目的定位,同時吃掉雨潤所需的大量資金將給融創的財務及管理資源帶來難以估計的影響。

                不過,孫宏斌本人倒是很看好這筆交易,因為雨潤集團旗下的5個板塊都很有潛力,尤其是中央商場、農產品和物流以及保險這三個板塊很值錢。但孫宏斌也表示,整體并購才有價值,因為各個板塊可能會產生正向的協同作用,單獨收購某個板塊意義不大。

                按照規定,整體收購一定需要已經被監視居住的祝義財的簽字才能完成交割。2016年1月8日,雨潤集團宣布,與Sunac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就前期簽署的《合作備忘錄》簽署了終止協議。

                但雨潤集團并未停止自救的步伐,正在尋找新的“第三方”。有分析認為,這個新的“第三方”或是楊國強的碧桂園。

                與融創中國相比較,碧桂園無疑對收購雨潤集團有著更為強大的動力:雨潤在三、四線城市儲備的大量土地應該很合楊國強的胃口,同時碧桂園的強大銷售能力也能彌補雨潤地產板塊在銷售方面的不足。

                時代周報記者就此事聯系了雨潤與碧桂園的相關人士,雨潤方面稱不清楚,碧桂園方面則沒有回復。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關推薦
                雨潤帝國風雨飄搖
                雨潤集團資金吃緊 祝義材坐莊南京中商救急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