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nfff"></address>

      <form id="5nfff"></form>

        <address id="5nfff"></address>

              <address id="5nfff"></address>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對黑惡勢力零容忍

                2009-10-22 06:00:42

                時代周報:在你看來,此次重慶打黑有什么特點?

                王大偉:第一,重慶市委市政府鼎力支持;第二,公安局長王立軍,以打黑除惡出名,辦事果斷,不看黑惡勢力臉色行事,有個人魅力;第三,重慶的老百姓非常支持,比較高興;第四;公安干警也比較支持,因為很多公安干警說,我們又找到了過去當民警的感覺。

                時代周報:黑社會性質的勢力,它是怎么運作的?

                王大偉:國際上,黑社會有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有金字塔的結構,最頂上是黑社會老大。然后有非常細致的層級。像香港的三合會,草鞋是專門送信的,紅棍是打手等等(三合會層級有龍頭、元帥、紅棍、白紙扇、草鞋等);第二,黑社會和政府之間形成了收受賄賂的網絡;第三個特點是,國外的黑社會都有武裝,甚至有的武裝是很厲害的;第四個特點,它有壟斷性,一般會欺行霸市。這是國際上黑社會的標準運作。而國內有沒有黑社會呢,學術界有很大的爭議。《刑法》里只有“帶黑社會性質的團伙犯罪”,顯然不是黑社會。學界有兩派意見,一派是尊重《刑法》,國內的黑社會與國外的黑社會還不能相提并論。另一派觀點認為我們在個別地方實際上已經有了黑社會性質的犯罪。

                時代周報:這次重慶的“黑惡勢力”有什么特點?

                王大偉:一是,里面有很多人是“大款”、企業家、億萬富翁,控制了一定的經濟;二是這些黑社會性質的人有一些“高帽”,人大的、政協的、勞模等“桂冠”;三是雖然他們沒有國外收受賄賂的網絡,但是他們有“保護傘”。比如說文強(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曾當過多年的公安局副局長)等一批公安系統的官員紛紛落馬。

                時代周報:“帶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伙”可不可以理解為黑社會的初級階段?

                王大偉:可以這么理解。但用詞不準確。最準確的還是《刑法》的說法,“帶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伙”。

                時代周報:如果一旦黑社會成勢,那會有什么樣的一種后果?

                王大偉:我個人認為,在中國,黑惡勢力雖然在局部一度有所猖獗,但是,它不能夠形成氣候。我們國家和國外的國情不一樣,我國對黑社會不可能采取容忍的態度,可以說是“零容忍”。各級政府一旦發現黑惡勢力,都會采取措施嚴厲打擊的。而且,全國是一盤棋。可能在局部、個別、某一個時刻、某一個地方,會有一點點黑惡勢力抬頭,但是,就中國整體而言,我們的國情、政體,都不允許黑惡勢力做大、做強。因此,我個人認為,他們不可能發展成為國外的像西西里黑手黨這樣性質的組織。

                時代周報:近年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加大打擊黑惡勢力的力度,然而,這些黑惡性質組織似乎并不怕政府的嚴打,他們仍有不斷發展壯大的趨向。如果不是這樣,就不會有重慶的打黑了,是嗎?

                王大偉:是的。

                時代周報:新中國成立后,我們曾經肅清過黑惡勢力。近年來卻又沉渣泛起,其成因是什么?

                王大偉:新中國成立后,中國有四次犯罪高峰。第一次是在1950年前后,主要是國民黨在大陸的散兵游勇;第二次是“三年大饑荒”時期;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形成了一個統計學數字上的高臺,而不是高峰,就是整體的高上去了;第四次,是改革開放到現在。這次高峰,整體回落的跡象還不明顯,我們現在還處在第四次犯罪高峰。

                提及黑惡勢力的成因,有社會震蕩和個人失衡兩種模式。從社會震蕩來看,第一,現在社會的震蕩源比較多,而前幾次犯罪高峰震蕩源比較單一或比較少。比如說,1950年就是一個階級斗爭的問題。第二,社會生態平衡遭到破壞,主要是基層黨組織、家庭、學校,這些社會生態機能在某些地方、某一時段,一度有所下降。從個人失衡來看,第一,個人可能處于局部小集團、犯罪小氣候之中;第二,當地有利于犯罪的情境容易滋長犯罪的天時地利人和;第三,加入到這些黑社會犯罪團伙中的人可能有心理的、生理的、經濟的、社會的不同因素。這兩種模式導致黑惡勢力的犯罪有所抬頭。

                時代周報:在你看來,如何杜絕黑社會勢力的滋生和發展,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經驗有沒有可借鑒之處?

                王大偉:那個時候和現在不一樣,那是新舊兩個勢力的斗爭,斗爭是涇渭分明的,你死我活的。而現在這個形勢下的犯罪呢,比如黑惡勢力,也有很大一批是未成年人,或青少年犯罪。這和那個時候的斗爭的形式不一樣了,難度也不一樣了。所以,現在的斗爭無非是兩條,第一是依靠專門機關,公檢法系統依法對黑惡勢力從重從快進行打擊;第二是緊緊依靠廣大人民群眾,因為產生這些黑惡勢力的根源在社會,所以,打黑的主力軍必然是人民群眾。

                王大偉,公安大學教授,二級警監,享受公安部部級津貼。曾經國家公派到日本聯合國遠東犯罪研究所、英國艾克賽特大學警察研究所、芬蘭聯合國歐洲犯罪研究所留學。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關推薦
                中駿集團榮獲2020年度“行業引領獎”和“社會責任獎”兩大獎項
                “凡爾賽女王”蒙淇淇奇遇記:14天里,我經歷了一場社會性死亡
                李學凌“斷臂求生”,王思聰成“老賴”……“千播大戰”玩家的起飛與墜落
                中國平安深耕ESG責任投資 打造“社會影響力金融“樣本
                掃碼分享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